強盜出身三國名將 能與關羽同樣奉為神

東漢末年,政治黑暗,地方控制衰弱,土地兼併也日益惡化,民眾飽受苦果,加上天災瘟疫,紛紛起來造反,爆發了「黃巾之亂」的大規模叛亂。明代著名長篇歷史章回小說《三國演義》大家耳熟能詳,就以「黃巾之亂」為背景,亂世浪花濤英雄。

三國時期的忠人義士猛將,還有才智過人的英雄眾多。今次講一名頗為傳奇的東吳將領,立下很多戰功,但年少時卻燒殺搶掠作惡多端。據指,他武功高強,可與蜀漢的關羽及曹魏的張遼匹敵。曾為孫權奪得荊州。他武功高強,也足智多謀-就是甘寧。

甘寧在年少時是個惡人,糾集人馬,持弓弩,在地方上為非作歹,又組成渠師搶奪船隻財物。因為他身佩鈴鐺、衣著華麗,人稱「錦帆賊」。二十多歲時,停止搶劫,熟讀諸子。

《三國志·蜀書·劉二牧傳》引王粲《英雄記》載,在劉璋繼父親劉焉擔任益州刺史之初,荊州別駕劉闔煽動甘寧等起兵造反不敵,轉投奔至荊州。曾經歷仕於劉表和黃祖麾下,但不被重用。其後他東進轉投孫權帳下,才扭轉他的命運,初露鋒芒。

甘寧在東吳戰績甚多,參與赤壁之戰大敗曹軍,隨周瑜破曹操於烏林,在南郡攻打曹仁後,緊隨魯肅鎮守益陽防備關羽。關羽號稱人馬三萬,親選五千精銳欲渡河,甘寧向魯肅保證只需八百兵士就能阻關羽。魯肅派夠一夭,果然,關羽聽聞是甘寧領軍便不敢渡河,原地建營寨。現今湖北益陽還有一處名為「關羽瀨」的地方,就是相傳關羽當年不敢渡江之處。北魏酈道元《水經注》也有載:「又東北過益陽縣北,縣有關羽瀨,所謂關侯灘也。」

甘寧的威名,可稱得上「東吳第一」,據《三國志·吳書·甘寧傳》裴松之注引《江表傳》孫權評價甘寧:「孟德有張遼,孤有興霸,足相敵也。」除了歷史記載,民間也流傳甘寧的傳說,到了宋朝時更因而被百姓封為神。南宋時期,百姓為他建廟宇,封他為「昭毅武惠遺愛靈顯王」,成為長江富水流域一帶,最為獨特也最有影響的三國歷史人文現象。

在三國時期,被稱為神的除了關羽,另一個就是甘寧。那麼,甘寧又有甚麼條件被封為神?另一個焦點就是,在廟宇前一旦聚集了烏鴉,也會被世人稱為「神鴉」,又是為什麼?

據傳說,甘寧在負責守護的富池口其間,由於戰事不斷,百姓日子苦不堪言,所以甘寧就命令手下的將士不能糟蹋糧食,違令者就要殺頭。剛下令不久,甘寧的飼馬員沒有看好戰馬,結果讓馬吃了糧食。飼馬員知道自己的難逃罪責,想要為馬求情:「這是我的罪過,但是馬是無知的。不應該讓它跟我同罪」。甘寧固然捨不得(更何況戰馬對東吳來說相當珍貴),但是在軍隊就需要嚴遵軍令之下,甘寧無奈地含淚親手殺了飼馬員和戰馬。甘寧體會百姓痛苦,備受青睞。

其後,甘寧應戰東進的劉備,他帶著病上戰場,過程中中了毒箭,從馬上摔落掉進河就死了(但史書記載甘寧是病逝的);當時,劉備士兵想要帶屍體回去領賞,但是當時天空突然襲來數千隻烏鴉,將士兵驅趕逃離,這些烏鴉一直把甘寧的屍體護送到富池口。碰巧在當天有石匠遇見,幫他拔出毒箭。

石匠沒是讓自己兩個徒弟,將甘寧送回,但是徒弟想拿甘寧的戰袍換錢財,就在他們行動時,烏鴉又開始叫起來,這二人瞬間吐血而亡。最終,百姓將他埋在山腳下,烏鴉也飛到了那裡守護他。人們為了緬懷甘寧,就在他死去的江邊修建了廟宇。

每逢三月初三,當地百姓就會組織祭祀,唐玄宗李隆基,還曾修補廟宇。後來甘寧被宋徽宗趙佶又冊封為「吳王」。然而,後世不少文人墨客賦詩詞來歌頌他的豐功偉績,《三國演義》引述後人有詩嘆曰:「巴郡甘興霸,長江錦幔舟。關公不敢渡,曹操鎮常憂。劫寨將輕騎,驅兵飲巨甌。神鴉靈顯聖,香火永千秋!」清朝時,甘寧寺廟修建得相當雄偉,單單是房間就有一百多間。

廣告

曹操為何殺華佗? 與關羽無關

受《三國演義》影響,後世不少人對華佗並不陌生。華陀是三國時期的神醫,據說醫術高明且醫德高尚。千百年來,民間一直流傳他為關羽刮骨療傷以及為曹操醫治風頭病的故事。

華佗一生行醫,美譽傳遍四方,曹操聽說華佗醫術精湛,自己又犯了頭痛病,於是徵召他到許昌為自己看病。華佗一番醫治,曹操的頭痛有所好轉。後來,隨著軍務和政務繁重,曹操的頭痛病情嚴重了。曹操希望華佗成為他的私人醫生,可是華佗心繫天下百姓,於是藉口妻子有病,告假回家。

曹操很生氣,就派人到華佗家裡調查,發現被騙,於是把華佗抓回來,依然要他給自己看病。華佗對曹操說:「這個病很難在短期內治好,唯獨有一個辦法,那就是先用『麻沸散』麻痺腦部,然後用斧頭砍開腦袋,取出『風涎』就可根治。」多疑的曹操認為華佗趁機想殺他,替關羽報仇,於是處死了華佗。

因此許多人認為,華佗是被曹操以莫須有的罪名殺害。但畢竟以上是《演義》版本,歷史上,華佗與關羽並沒有交集,刮骨療傷的故事發生正在關羽攻打襄樊之時,大約公元219年左右,而華佗早在公元208年就已去世。那麼歷史上曹操為何要殺華佗?這或許與華佗的品行有關。

東漢末年,許多讀書人信奉「學而優則仕」,華佗也不例外。醫術雖然上至帝王下至百姓所需,卻一直被士大夫輕視,這種現狀讓華佗非常懊悔。《三國志·方技傳》載,「然本作士人,以醫見業,意常自悔」因此,華佗在後悔的同時,也在等待機會重新入仕為官。

這時候,恰逢北方霸主曹操找他看病,這讓華佗看到進入仕途的機會。《三國志·華佗傳》記載:「佗針鬲,隨手而差。」可見華佗治療很有效。然而,華佗卻說出這麼一句危言聳聽的話,「此近難濟,恆事攻治,可延歲月」這裡顯示出,華佗是以醫術為手段,要曹操給他加官進爵。

曹操明白華佗的心思,因此說:「佗能愈此,小人養吾病,欲以自重。」這也表示出曹族不滿這種「要挾」,最終都沒有滿足華佗的要求。《漢書·方術列傳》也提到華佗的人品「為人性惡」。後來,華佗提出用斧頭砍開腦袋,能夠徹底根治,多疑的曹操下令殺死華佗。

華佗印象似乎與我們想像有別,但他一生行醫濟世是事實。據載,華陀於鄉村行醫,也因醫術精湛,求醫之人甚眾。據《方技傳》指,廣陵太守陳登因喜食生魚片,胃中有大量寄生蟲而病重。華佗當時醫治痊癒後,提醒他此病三年後會復發,需有良醫在側。三年後果然復發,此時華佗已經不在了,陳登便因病去世。

全族被殺妻子當禮賞賜 「五虎將」馬超最慘也屬自招

說起三國,很多人都對箇中的人和事侃侃而談,受到《三國演義》所影響,三國中不少英雄豪傑,不少愛恨情仇,大家也議論得多,也感慨良多。諸葛亮神機妙算,關羽忠肝義膽等等,事跡口耳相傳,令魏、蜀、吳之中,「蜀國粉」有一大堆。

後世被公認為「五虎將」的蜀漢將領關羽、張飛、趙雲、馬超、黃忠,家傳戶曉,深受喜愛。這五名被《演義》說成五虎上將,在正史中並沒有這稱號,不過在正史《三國志》中,作者陳壽將這五合為一傳,到了後來《三國志平話》、《三國演義》合稱他們為五虎上將。被形容為蜀國中流砥柱的五虎將,當中下場最慘的並非敗走麥城的關羽或被部下殺害的張飛,而是全家上下皆被誅的馬超。

馬超在投奔劉備之前,也曾在涼州一帶的小勢力,就連曹操都曾多番想要招納。馬超的父親馬騰忠於漢室,他年老時獲曹操表封為京師衛尉(即皇宮警衛司令),並逼使馬騰,攜同馬家全族200多口,包括馬超的兩個弟弟馬休與馬鐵到了當時京師鄴城。馬超其實因為庶出之故,令其留守涼州,被封為偏將軍,代領其父的軍隊。

曹操其後派遣司隸校尉鍾繇、夏侯淵率領軍隊,試圖經過馬超等涼州軍閥的領地進攻漢中的張魯。馬超深知曹操的為人,擔心這次曹軍是對自己用兵,同時聯同涼州其他軍閥包括韓遂等起兵反曹。曹操在策略及戰術上佔了上風,使得馬超與韓遂內訌,馬超兵敗如山。同時,在曹操手裡,正在鄴城的父親馬騰以及兩名兄弟馬休與馬鐵,因馬超起兵而遭誅殺。據了解,這場血案,涉及馬氏全家二百口。

兩年後,馬超再度起兵反曹,一度擊佔據冀城,並敗了夏侯淵援軍。最終因馬超脅持名士、殺降等失去人心,被部將十幾人聯合設計,他們趁馬超出城時殺掉了馬超正妻楊氏。

馬超走投無路,帶著堂弟馬岱、部將龐德投奔張魯。張魯數次應馬超要求派兵給他進攻涼州,無功而還。張魯手下等人嫉妒馬超受寵,欲加害於他,於是馬超投奔關係友好的外族氐族,再選擇投向當時正在入蜀的劉備。但馬超可能太過忽忙,沒能把自己的小妾董氏及兒子馬秋一同帶走。同一時間,張魯也因守不住漢中而直接投降曹操。

據《三國志·裴松之注》引述魏郎中魚豢《典略》載:「初超之入蜀,其庶妻董及子秋,留依張魯,魯敗,曹公得之,以董賜閻圃,以秋付魯,魯自手殺之。」隨著曹操獲得漢中,張魯投降,馬超妻先也落入曹操手上。馬超和曹操新仇舊恨在這時也許能埋單。曹操先將董氏賜於閻圃,之後任由張魯處置馬秋。某程度上,曹操可謂考核張魯對自己的忠誠,馬秋最終難逃一劫,被張魯殺死。

對於馬超來說,全家幾乎在動盪中遇害。據《典略》載,早在馬超依附張魯時,了解到父親兄弟都遭滅,翌年元旦,一位叫阿種的親人到馬超家中拜賀,馬超捶胸哀道:「闔門百口,一旦同命,今二人相賀邪?」也可知馬超也因家門被滅後也悲痛欲絕。不過,當時也有評論他「不愛其親」,不理會全族都在曹操手上,興兵叛亂。

投奔了劉備不久的馬超,親戚骨肉又因自己而殺光,亦開始懷有危懼之心,怕有人疑其心懷異志。桀驁不馴的馬超,劉備也忌之,可是在羌人等遊牧民族之下素有威名,劉備也要靠他來鎮懾威嚇羌族,也靠他向蜀地山區提供西涼戰馬。

據指,馬超為自己不能替家人報仇而深深自責鬱悶,也許也將這名大將拖垮,去世時只得47歲。據《三國志·裴松之注》載,馬超死前最擔心是他唯一在世的親人堂弟馬岱,臨死前向劉備上書中也道:「臣門宗二百餘口,為孟德所誅略盡,惟有從弟岱,當為微宗血食之繼,深托陛下,余無復言。」

三國「五虎將」諡號 背後反映劉禪對他們的印象

在古代,諡號為榮譽象徵,代表官方評價與定論,並非隨能享有。三國蜀漢共有十二位功臣得到追諡。除了法正是劉備親賜,其他都是後主劉禪欽定。當中「五虎將」的諡號,也可反映阿斗對他們的印象如何。

對於諡號,劉禪的理解是「存有令問,則亡加美諡」,意思是活著時有美好名聲的人,那麼去世後就給他加上美好的諡號,而且諡號的稱謂又是耐人尋味。蜀漢有名的關羽、張飛、馬超、黃忠及趙雲,東晉陳壽所著的《三國志》將這五人立同一傳《關張馬黃趙傳》,後世稱他們為「五虎將」,諡號卻是在最後一起被劉禪賜予:關羽為「壯繆侯」、張飛為「桓侯」,馬超「諡威侯」、黃忠「剛侯」、趙雲「順平侯」,五個不同諡號,可反映阿斗對這五位叔父級人物的印象嗎?

後世捧到上天的關二哥被追謚為「壯繆侯」,這個諡號非常值得玩味,「壯」含有勇武有力、武而不遂的意思,「繆」則是名與實爽,連起來就意味著盛名之下其實難副。按照美諡、平諡、惡諡三分法,關羽的諡號不算惡諡,也基本差不多了。用劉禪賜諡理念反推,可看出阿斗對這位二叔並不抱好感。

關羽被東吳算計了,死時,阿斗只有十三歲,立為太子不過一年。一個征戰在外,一個長於深宮;一個高傲自重,一個被形容為懵懂無知,倆人沒有交往上的必要,也應沒有利害衝突。少年阿斗不會在意關羽的作為與性格,但是帝王時的阿斗也許在意。蜀漢政權衰弱的直接誘因,不少人都認為是關羽丟失荊州兵敗身死,他的死又連帶張飛的遇刺身亡以及劉備「中道崩殂」。

在劉禪執政的四十多年,孔明和姜維多次北伐而未功成,正是缺少了荊州戰略要衝。從蜀漢的國策和國運來看,關羽實在功不抵過。

至於張飛,他兩個閨女都嫁給了阿斗。阿斗對岳父大人給出「桓侯」的諡號。「桓」者,闢土服遠也。意思就是承認了張飛在政權建立過程中,有開拓疆土征戰之功。在這個貌似實事求是的諡號背後,仍然隱藏了一些東西,是他們的特殊關係。

公元221年3月,張飛被人害死,5月阿斗榮陞太子,緊接迎娶張飛的大閨女為太子妃。不是阿斗看中了張大閨女,而是他的父親把對張家的垂懷之情,轉化成了兒女親事,故這為政治婚姻。我們不知道這位張大閨女的詳情,但知道阿斗喜歡的,是陪伴張大閨女一起入宮的王侍女,史載阿斗與她珠胎暗結,生了個兒子,就是後來立為太子的劉璿。

阿斗對張大閨女是政治婚姻,對已故的岳父也未必有感情。張大閨女嫁入劉門十六年後鬱鬱而終,她屍骨未寒之際,阿斗看上了她那美貌的妹妹,公然將她納為貴人後,再冊立為皇后。其時,相父諸葛亮已去世。也許正是看在張二閨女的面上,阿斗才給了張飛一個看上去很美的諡號。

錦馬超當年走投無路,投奔劉氏集團,這位威震西涼的他,任何人都不能小覷。劉備同意接受馬超時,他正在成都圍攻劉璋數月而不下。馬超率兵直接抵達成都城下向劉備請降,城裡劉璋的人馬看到馬超感到十分震憾。劉璋立刻放棄抵抗舉手投降,可見馬超的剛猛威武。劉禪看重馬超這股勁,賜諡威侯。

威侯的「威」還有執正無邪的寓意,劉禪對馬超的評價還是中肯。為何劉禪會賜這號?我們可從一次事件中了解得到。

馬超有一次打了一個小報告,說彭恙欲圖不軌。彭恙這個人有點才華,但自視甚高,得意時很張狂,失意時很牢騷。諸葛亮認為他不是個好的人,建議劉備疏遠他,還準備把他從京官下到地方。當彭恙得知,心底憤恨,思謀著馬超是個外來戶,找馬超說來個裡應外合,天下可定。馬超自來到蜀漢,一直謹小慎微。隨後,他將彭恙來訪的具體經過詳細呈上。最終,彭恙因涉嫌謀反而被誅殺。劉禪就是因為這件事,認為馬超不玩陰謀。

劉禪追賜老將黃忠「剛侯」諡號,恰如其分。黃忠自歸順劉備表現一直搶眼。每次打仗他帶頭衝鋒陷陣,勇毅冠絕三軍。「剛」者,威武不屈,利祿不惑,老邁不服。看來,劉禪的確是黃忠的一個知音。

到了趙雲,他是「五虎將」中人緣最好,人氣最旺。對這位「長板坡之戰」的救命恩人,劉禪追封了順平侯的諡號。慈和遍服曰「順」,執事有制曰「平」。阿斗充分肯定趙雲做事規矩、待人親和的品質。

趙雲在長阪坡之戰,護送劉備妻甘夫人和劉禪,始終表現一個臣子本色。在蜀漢政權以劉禪為首的君權和以諸葛亮為首的相權兩股勢力暗流湧動的形勢中,趙雲堅定跟隨諸葛亮,貢獻自己力量。他傾向於諸葛亮,是清醒認識到只有諸葛亮才能讓國家長治久安。這也是他執事有制的一種信念上的選擇。趙雲作為元老級人物,不搞拉幫結派,不分親疏遠近,對每件事都按規矩出牌,對每個人都用公心對待。在互相傾軋、鬥爭激烈的蜀漢集團內部,趙雲可謂出塵不染,被當時的輿論推崇為溫良恭儉讓的典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