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犯我中華者雖遠必誅」 原句出自西漢西域武功

內地早前有套被新華社形容為富有「愛國情懷」、「民族大義」的英雄電影,當中有句說話「犯我中華者,雖遠必誅。」成為內地民眾深刻的電影口號。這句說話,乃出自東漢班固所著的《漢書·傅常鄭甘陳段傳》。

原文謂:「宜懸頭槀街蠻夷邸間,以示萬里。明犯彊漢者,雖遠必誅。」語出一名西漢時期,不太為人熟知的名將陳湯,其實同為漢武帝時期的將軍,他的功績絲毫不比李廣、衛青、霍去病等等為低。

據《漢書·陳湯傳》載,他出生在山陽瑕丘(今山東兗州北),西漢大將。他幼年家中貧寒,但天資聰慧也喜歡讀書,勤奮好學,而且還寫得一手好字。初元二年(公元前47年),大臣張勃因欣賞其才能,向朝廷推薦陳湯,但由於陳父去世時,陳湯未行奔喪之禮,故朝廷不予重用,還將他逮捕下獄。出獄後又經舉薦,陳湯被任命為郎官,為報皇恩,主動請求出使外國,與校尉甘延壽奉命出使西域。

據載陳湯深謀遠慮,多策謀,好大喜功。出使西域時,甘延壽和他只帶著一支護衛軍隊。當他們走出國境時,陳湯了解到匈奴郅支單于剽悍殘暴,稱雄西域,任其發展必成漢朝後患,於是他向甘延壽建議,如果召集屯田戍邊兵卒,再調用烏孫等國的軍隊,攻擊郅支必能成大事。甘延壽肯定了他的想法,奏請皇上批准,但剛巧甘延壽得病臥床,立功心切的陳湯,果斷假傳聖旨,調集屯田戍邊之兵及車師國的大軍,攻擊郅支。

首天他帶兵攻城,以箭殺傷守城兵士。漢兵猛烈攻城,郅支單于也身穿甲衣親身上陣,郅支單于被射中鼻子,策馬跑回宮室。第二天,陳湯命令將士準備柴草,引燃柴草以火攻城,同時命士兵擊鼓助威,漢軍在濃煙的掩護下衝進城內,勇猛擊殺,刺死郅支單于。陳湯同時帶兵誅殺郅支于於妻妾、太子以及王公大臣等共一千五百一十八人,生擒官吏一百四十五人,俘虜敵兵一千餘人,大獲全勝,史載:「陷陣克敵,斬郅支首及名王以下。宜懸頭槀街蠻夷邸間,以示萬里,明犯彊漢者,雖遠必誅。」,即說,敢於侵犯漢帝國疆域的人,即使再遠,也定要誅殺他們。

將士凱旋時,陳湯因私藏戰利品,被司隸校尉攔路搜查,還差點被拘捕。他立即上書皇帝陳述自己攻打郅支有功,應當嘉獎,皇帝考慮他作戰有功,便下令撤回司隸,令沿路州縣夾道歡迎凱旋。回朝後論功行賞,中書令石顯、匡衡認為陳湯攻打郅支于有功,但假傳聖旨有罪,功過相抵,不可再封賞。但後來又有大臣認為陳湯功大於過,建議封賞,於是,漢元帝根據戰功賜爵關內侯,賞食邑三百戶、黃金百斤,官拜射聲校尉。

到了漢成帝劉驁即位,丞相匡衡(即成語「鑿壁偷光」那位讀書人)又向成帝提起陳湯私藏戰利品的事,建議赦免其罪,但不應受其官職,陳湯因此被成帝免職。後來,陳湯因康居王送來漢朝的真假王子問題,犯了欺君之罪,又被抓進監獄準備處死,幸得太中大夫谷永求情,說陳湯征戰郅支有功,請皇帝開恩特赦,於是成帝准奏,讓他在軍中做普通士兵。

幾年後,烏孫兵馬圍攻西域都護段會宗,派人請朝廷救援。丞相王商、大將軍王鳳及百官都無良策退兵,於是王鳳向成帝建議,請陳湯提出退烏孫兵辦法,陳湯不計前嫌獻計獻策,結果順利擊退烏孫兵馬。

大將軍王鳳通過這件事認識陳湯乃將帥之才,應當讓他發揮,故奏請成帝重新起用他,授以其從事中郎,軍事上的大事都請他做出決斷。他治軍嚴明,博採眾議,頗有將帥風範。後陳湯因經常接受他人賄賂被免職為庶人,徙居敦煌。幾年後,敦煌太守向皇帝陳述陳湯之戰功,懇請皇帝予以特殊照顧。皇帝下詔讓他遷回長安居住,不久去世。到了王莽執政後,追謚他為破胡壯侯。

看陳湯一生,他只打一仗,但留下句壯語:「明犯強漢者,雖遠必誅」,卻霸氣蓋千年。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