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友諒30多萬軍隊東征 為何3個月攻不下南昌?

公元1363年,陳友諒率領30多萬大軍東征,打算徹底滅掉長江下游的朱元璋。但是圍繞著南昌的歸屬,陳友諒和朱元璋展開了反覆拉鋸。朱元璋的侄子朱文正堅守南昌城,頂住陳友諒85天的瘋狂進攻。為朱元璋調動主力與陳友諒決戰爭取了寶貴時間。朱文正之所以能夠堅守南昌長達85天,除了朱文正本身充分發揮了自己優勢,其實,陳友諒的軍隊也有弱點。

元朝末年,中原大地爆發規模浩大的紅巾軍起義,軍閥相互攻殺後,漸漸在長江以南形成三大集團對峙-盤踞湖北的陳友諒、盤踞安徽和江蘇西部的朱元璋以及盤踞江蘇大部的張士誠。三大集團之中,以陳友諒的實力最強。當時,陳友諒一直想東進消滅朱元璋。由於一次部下叛變事件,激化陳友諒與朱元璋之間的矛盾。公元1362年,陳友諒的一個部下投降了朱元璋,順便把自己鎮守的南昌城獻給了朱元璋。

南昌作為南京與武漢之間重要的軍事屏障,如果陳友諒控制了南昌,隨時都可以揮軍南京。但是如果是朱元璋控制南昌,就可利用南昌阻擊陳友諒。對於陳友諒來說南昌必須奪回,朱元璋當然要派人堅守。公元1363年,陳友諒親率主力軍隊東征,號稱60萬大軍,但據史學家推測,陳友諒的軍隊最多30餘萬。陳友諒的計劃是先拿下南昌,然後與朱元璋決戰。

當時,情況其實對朱元璋不利,當時朱元璋地盤的北部發生戰事,也是需要率先解決。對於來勢洶洶的陳友諒,朱元璋只能採取守勢。朱元璋派遣自己的侄子朱文正、大將鄧愈等人堅守南昌城。面對陳友諒的大軍,朱文正採取了一系列防禦辦法,例如使用詐術偷襲、盡可能加固城牆等等,大將鄧愈則以火器部隊,阻擊陳友諒的攻城部隊。陳友諒的軍隊都沒法為戰事爭取到更多優勢,一直攻城攻到底。

陳友諒的軍隊事實上有一些隱憂。據《明太祖實錄》載,陳友諒軍隊「上下驕矜,法令縱弛」,好像部將鄧克明兄弟「御眾無律,所過茶毒,人以鄧賊稱之。」,還有的部將為求珍寶,領兵「發家行劫」。他們出征,形象不僅得不到群眾的支持,且戰鬥力也差。陳友諒東征南昌,遠道而來,在攻城器械方面又極不完善。南昌城久攻不下,當時已有將領建議放棄南昌,直接進攻朱元璋的腹地。但陳友諒則擔心,一旦繞過南昌,南昌城軍隊會趁機襲擊自己的後方。其實,有指根據當時的情況,朱文正根本沒有反擊的實力。就這樣,陳友諒歷經85天,最終拿不下南昌城。

與此同時,朱元璋集結了20餘萬軍隊增援南昌,準備與陳友諒決戰。當時,朱元璋的軍隊幾乎是傾巢出動。如果東邊的張士誠趁機進攻朱元璋,朱元璋肯定是必敗無疑,就連大本營南京城估計也會丟失。不過,張士誠坐山觀虎鬥,沒有援助任何一方。這是張士誠的商人思維在作祟,朱元璋曾經指出張士誠「遇事斤斤計較,顧慮多,疑心重」。最終,朱元璋部隊在金陵西北的龍灣惡戰,陳友諒遇江水退潮,百艘巨艦擱淺大敗,敗走江州。其後陳友諒更於鄱陽湖之戰中中流矢身亡。

不論陳友諒還是張士誠,他們不善用人、 將士離心、軍心渙散,為朱元璋日後建立王朝提供了條件。公元1367年年底,朱元璋大軍包圍張士誠,經過十個月的攻堅戰,最終破城,張士誠自殺不成當了俘虜,被押解至應天府。

廣告

朱元璋晚年最倚重名將 功高蓋主禍及萬餘人

武夫恃寵而驕,因此喪身破家者在中國歷史上很多。明朝初年名將藍玉便是其中典型。藍玉是名將常遇春的小舅,有膽有謀,曾參與過北伐中原,西征川滇等戰事,生平最傲人的戰績,莫過於在捕魚兒海戰役中重創北元政權,使其元氣大傷。常遇春、徐達等名將相繼過世,藍玉作為朱元璋最可倚賴的猛將,漸因戰功官至大將軍,封涼國公。

朱元璋為籠絡藍玉,讓兒子,蜀王朱椿娶了他的女兒,結為親家。同時,由於太子朱標的妻子是藍玉的外甥女(即常遇春之女),所以藍玉跟皇家又結下極為親密的關係。然而,隨著官爵和恩寵不斷提升,藍玉開始變得居功自傲,驕橫跋扈,接連犯下種種罪過,漸漸令朱元璋對他起了殺心。

《明史》載,藍玉在莊園中畜養很多地痞流氓做莊奴、養子,並利用他們作惡:不僅公然霸佔東昌府民田,甚至還把奉命前來調查此事的御史趕走:「浸驕蹇自恣,多蓄莊奴、假子……御史按問,玉怒,逐御史。」行為極其囂張。

捕魚兒海大捷後,藍玉俘獲北元的妃嬪、公主以下百餘人,並與其中的一名妃嬪有染,敗壞軍紀。另外,當大勝回朝路過喜峰口時,因時值半夜,官吏按照規定沒有開門接納,結果藍玉一怒之下,竟然派士兵攻破城門,然後長驅而去。兩件事情被上報給朱元璋後,非常氣憤,下旨切責藍玉,但後者卻置若罔聞。

先前,朱元璋想封藍玉為「梁國公」,因他屢次犯錯,便將「梁」字改為「涼」,並把其過失刻在「丹書鐵券」上,希望能夠警醒他:「初,帝欲封玉梁國公,以過改為涼,仍鐫其過於券。」但效果不彰。此後藍玉在軍中依然是獨斷專行,擅自罷免和提拔軍官,而在朝中侍宴時又經常出語傲慢,絲毫不把皇帝的責備放在心上:「在軍擅黜陟將校,進止自專,帝數詰讓。」

等到藍玉西征回朝,朱元璋考慮到他勞苦功高,便將其進拜他為太子太傅。不過藍玉並不滿足,自認為功勞無人能及,但地位卻低於宋國公馮勝、穎國公傅友德,而兩人均兼任太子太師。藍玉跟同僚大吐苦水,說:「我不堪太師耶?」不僅如此,藍玉入朝參政期間,雖然有不少的奏請,但由於內容不切實際,所以屢屢被朱元璋忽視,由此引得他更加的不滿:「比奏事多不聽,益怏怏」藍玉以屢屢惹是生非的方式發洩不滿,結果更加激怒皇帝。

洪武二十六年(公元1393年),忍無可忍的朱元璋終於決定對藍玉下手,指使錦衣衛指揮蔣瓛告發其謀反,並將其同黨景川侯曹震、鶴壽侯張翼等人一網打盡。按照刑訊逼供後的證詞,藍玉等人準備在朱元璋借田時發動叛亂,殺死老皇帝,然後另立新君。供詞提交上去後,朱元璋下令誅殺藍玉。

在明朝,「謀逆」屬於十惡不赦的重罪,應該被判處凌遲極刑,可朱元璋念及藍玉的功勞,同時考慮到他跟自己是兒女親家,所以最終決定判處其「剝皮實草」之刑,然後將藍玉的人皮送往蜀王妃處「留念」近三百年後,明末民變首領張獻忠率軍攻破成都,還在蜀王府的祭堂發現了這「文物」。

藍玉伏法後,朱元璋繼續株連蔓引,大肆逮捕,屠殺其同黨,包括1位國公,牽連到十三侯、二伯,連坐族誅達一萬五千人,把打天下的將軍幾乎一網打盡。此時又頒布《逆臣錄》,詔示一公、十三侯、二伯,其中大多數屬於被誣陷而枉死之人。《明史》載:「元功宿將相繼盡矣。凡列名『逆臣錄』者,一公,十三侯,二伯。」

經此一案,先前成功躲過「胡惟庸案」牽連的元功宿將們,幾乎被一網打盡,由此導致朝堂為之一空,這也是後來「靖難之役」中,建文帝朱允炆無人可用的主要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