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備託孤孔明時軍權卻交李嚴 主要維繫派系平衡

「白帝城託孤」是《三國演義》中劉備在與東吳於夷陵之戰失敗後,退至永安白帝城病危,將諸葛亮招到白帝城,將劉禪託付給諸葛亮的歷史典故。而在正史中也有載,《三國志·諸葛亮傳》載,先主謂亮曰:「君才十倍曹丕,必能安國,終定大事。若嗣子可輔,輔之;如其不才,君可自取。」

三國這一歷史階段,劉備和諸葛亮之間不僅互相成就,也是君臣相互信任的典範:劉備給予諸葛亮施展才華的舞台,而諸葛亮也為劉備建立的蜀漢鞠躬盡瘁,死而後已。不過,在劉備白帝城託孤時,劉備不僅託孤給諸葛亮,而且還託孤予大臣李嚴,亦將當時蜀漢的兵權交給了李嚴而非諸葛亮。那是否因為劉備不放心諸葛亮?

根據《三國志》等史料的記載,公元223(章武三年),劉備病重,李嚴與諸葛亮一道受遺詔輔佐少主劉禪;以李嚴為中都護,統管內外軍事,留下鎮守永安。對於劉備來說,臨終前不僅託孤李嚴,甚至將最重要的兵權都交給了李嚴,而不是諸葛亮,據後世推斷,原因主要分為以下幾點。第一,李嚴對劉備非常忠誠。李嚴本來是劉璋的人,當是劉璋派李嚴去抵禦劉備,可是李嚴卻率部投奔了劉備,自此死心塌地跟隨劉備。

對於劉備建立的蜀漢,存在著「元老派」、「荊州派」、「益州派」、「東州派」等力量。到了白帝城託孤時,「元老派」的關羽、張飛以及「東州派」法正等先後去世,所以一直忠心跟隨自己的李嚴,自然成為自己託孤的對象。其中,就魏延及諸葛亮等人,都可以納入到「荊州派」,也與像趙雲「元老派」一樣,歸入劉備的嫡系派系中。對此,劉備選擇託孤諸葛亮,讓他擔任蜀漢的丞相。

在這個基礎上,就以「東州派」而言,代表人物就是法正和李嚴。法正生前獲劉備重用,讓他擔任位高權重的尚書令。法正去世後,劉備讓李嚴日後輔佐後主劉禪,就是希望拉攏「東州派」,以此平衡蜀漢內部的力量格局。對於劉備來說,在託孤時,「元老派」也已凋零殆盡,派系中的新生代張紹及關興等,還年幼撐不起場面,而「益州派」是本土派,在蜀漢中勢力最強,所以劉備通過託孤李嚴和諸葛亮,以此確保「東州派」和「荊州派」的聯合關係,進而制衡本土的「益州派」。作為和曹操、孫權較量多年的一方諸侯,劉備在白帝城託孤上可謂深謀遠慮,一切都為蜀漢穩定。

對於劉備來說要託孤李嚴,將蜀漢兵權也交給他,不是因為不放心諸葛亮,而是因為李嚴確實為首選。除了看重李嚴的身份是「東州派」,也考慮到他的背景。李嚴出身荊州北的南陽,早年任職於荊州牧劉表麾下,當曹操進軍荊州時,李嚴流亡入蜀,被當時的益州牧劉璋任命為成都令。所以從關係來看,李嚴雖然屬於「東州派」,但他和「荊州派」淵源很深。他任職成都令期間,必然也和「益州派」有些關係,換句話說,李嚴是和蜀漢幾個派系都有關係的人。

另一方面,李嚴統領蜀漢兵權,也有他的實力。早在公元218年,馬秦、高勝等數萬人在蜀地資中縣作亂,此時劉備率主力在漢中與曹操鏖戰,無暇兼顧。李嚴僅用臨時召集的五千人馬輕鬆平定。後來又擊敗高定,展現過人軍事素養,受到劉備的重視和信賴,被任命為輔漢將軍,鎮守巴東。由此相對於當時較少領兵作戰的諸葛亮,李嚴不僅忠心耿耿,而且確實擁有較高的統率力,促使劉備最終在諸葛亮之外,還託孤李嚴,輔佐後主劉禪。

廣告

諸葛亮出山 是劉備三顧草廬還是自薦?

常說《三國演義》虛實七三,但《演義》的確令後世陶醉三國歷史。既然不少故事情節有虛實,後世都會拆解一留,好像「三顧草廬」那一段,當時四十多歲的劉備,不辭勞苦求見一個二十多歲的孔明,漸漸惹人懷疑。當然,我們對劉備禮賢下士用人唯才的印象深刻,唐朝詩人杜甫《蜀相》一句「三顧頻煩天下計,兩朝開濟老臣心。」更將之定了調,那事實上,諸葛亮出山真的因為劉備三顧草廬嗎?

「三顧草廬」說法,出自諸葛亮向蜀後主劉禪上的《前出師表》,表曰:「先帝不以臣卑鄙,猥自枉屈,三顧臣於草廬之中……」後來晉朝陳壽撰寫《三國志》採信這說法:「由是先主遂詣亮,凡三往,乃見。」到了宋代司馬光著《資治通鑒》時,更全文引用《三國志》的說法。到了明朝羅貫中編寫《三國演義》中,「三顧草廬」就演繹成波瀾起伏、感人至深的情節,深入民心。

從以上記載來分析,在「三顧草廬」前,劉備和孔明應該不相識。可是,一直以來都有另一說法,令故事顯得更撲朔迷離。我們從南朝宋裴松之為《三國志》作注,當寫到「三顧草廬」後,注引了魏國人魏郎中魚豢私撰的《魏略》,說明當時劉備屯軍於樊城,諸葛亮知道,曹操平定河北後就會進攻荊州,而當時荊州牧劉表,生性猶豫不決,且不懂軍事,諸葛亮只好北行去見劉備。劉備與諸葛亮並非故交,又因其年輕,便將他和諸生一樣對待。

劉備與諸生集會完畢,眾賓客都離去了,諸葛亮獨自留下,這時有空的劉備不問他想說什麼,有有空編織習慣的劉備,就自顧自地編織起來。此時,諸葛亮便利用「結毦」進言:「明將軍當復有遠志,但結毦而已邪?」孔明與劉備縱論抵抗曹軍大計,以「今荊州非少人也,而著籍者寡,平居發調,則人心不悅。可語鎮南,今國中凡有游戶,皆使自實,因錄以益眾可也」作結,劉備於是聽從其計,部隊逐漸壯大。

從引述魚豢《魏略》的:「備由此知亮有英略,乃以上客禮之。《九州春秋》所言亦如之。」這一記載可推斷,諸葛亮不是由劉備「三顧草廬」請出山,而是「毛遂自薦」找上門,也有其他記載如是。這一說法,似乎讓「三顧茅廬」成了案中之案。

裴松之為《三國志》作注釋中,其實還有另一段話:「臣松之以為亮表之,『先帝不以臣卑鄙,猥自枉屈,三顧臣於草廬之中,咨臣以當世之事』,則非亮詣備,明矣。雖聞見異辭,各生彼此,然乖背至是,亦良為可怪。」也就是裴松之認為,根據諸葛亮《出師表》所說,應該不是諸葛亮先去拜訪劉備。雖然聽說了有另外說法,但彼此說法也各不相同,實在令人感到奇怪。這也令裴松之迷惑不解,但為何不同朝代的史學家,在撰寫這段歷史時,都採信「三顧草廬」說法?

有歷史愛好者,從諸葛亮一生嚴謹性格來分析,他不可能在大部分經歷過那段歷史的人還健在時,無中生有編造出「三顧草廬」的故事,與諸葛亮品格不相符。另一方面,諸葛亮在草廬中,為劉備作了「隆中對策」,成為蜀國的十多年的發展藍圖,由無立錐之地,終於佔據荊益,站穩住腳,與曹、孫形成了三足鼎立之勢。加上歷朝歷代將《三國志》作為正史,《三國志》大於《魏略》,加上《魏略》提出的說法,只有裴松之注引,這書也早已亡佚,真假無法考證。所以嚴謹的歷代史家,都採信《三國志》「三顧草廬」的說法。

孫尚香嫁劉備 恃孫權刁蠻跋扈 差點將後主還吳

赤壁戰後,孫權和劉備兩大軍事集團有段蜜月期,孫權為攏絡劉備,將他二十多歲的妹妹孫尚香嫁給劉備。劉備年近五十,與孫尚香年齡差距很大,加上政治婚姻,沒差生感情。孫尚香還差點將阿斗帶走回到江東。

事實上,正史並未提及孫夫人的真實名字,「孫尚香」只是戲曲中對她的常稱,我們也能從清代道光年間慶琛的聯中,看見了「尚香」名諱藏頭:「尚節貞操傳千古; 香菸繚繞供萬家。」依據史料顯示,孫尚香應是孫權的親妹妹,性格桀驁不馴,也深得孫權的溺愛放縱,但她一生最終成為悲劇人物。

作為孫劉兩家鞏固聯盟關係的象徵,年僅19歲的孫尚香,在哥哥孫權的安排下,被迫下嫁給年近50的劉備,時在赤壁之戰(公元208年)後。少女正當妙齡,面對年近半百的老翁,很大機會素未謀面,加上性格截然不同,互相猜忌,矛盾極深。據多史料四處記載,恰好說明這些論斷。

據《三國志》引《華陽國志》載,在他們新婚燕爾時,每當劉備想跟孫尚香溫存時,都會發現她的閨房有百餘名侍婢持刀守衛,讓劉備膽戰心驚、頭皮發麻。因此,謀士法正便勸劉備有意疏遠孫尚香,萬不得已不要去見她:「孫夫人才捷剛猛,有諸兄風,侍婢百人,皆仗劍侍立。先主每下車,心常凜凜。正勸先主還之」。

另一處記載為《三國志》記述劉備寄居公安縣時,北面有曹操強盛,東面有孫權威逼,艱難窘迫。此時,身邊還有一個性格剛強孫夫人。因此,劉備把孫尚香、曹操、孫權並列為「三大禍患」:「主公之在公安也,北畏曹公之強,東憚孫權之逼,近則懼孫夫人生變於肘腋之下,當斯之時,進退狼跋。」

再者《三國志》注引《雲別傳》也載,孫尚香恃仗孫權勢力,在劉備陣營中刁蠻跋扈,而她從江東帶過來的官兵又大多不遵守法度,令劉備憂心忡忡。為了保護自己的人身安全,劉備便命趙雲管理內事:「先主孫夫人以權妹驕豪,多將吳吏兵,縱橫不法。先主以雲嚴重,必能整齊,特任掌內事」,以防孫尚香或江東兵亂來。

而最能說明孫尚香與劉備互相猜忌,莫過於建造孱陵城事件。劉備為防範孫尚香,便在公安城西的孱陵建造了一座小城,用來安置她本人和她的侍女、衛隊。但另外一種說法則稱,孫尚香是因為猜忌、防備劉備,所以才自己建造孱陵城,據南宋地理總志《輿地紀勝》載:「孱陵故城,又名孫夫人城,在縣,相傳此乃劉備妻孫夫人所築。夫人權之妹,疑備,故別作此城,不與備同住。」

孫尚香與劉備在互相猜忌防備之下,尷尬生活了三年,直到建安十六年(公元211年)劉備入蜀,孫權派大船迎接妹妹回江東。據《三國志》引述《雲別傳》記載,孫尚香臨走前,意圖帶走阿斗:「權聞備西征,大遣舟船迎妹,而夫人內欲將後主還吳,雲與張飛勒兵截江,乃得後主還。」要不是趙雲和張飛率兵攔住奪回「阿斗」,否則「阿斗」可能就已跟孫尚香一起回江東了。此後,孫尚香一去不返。三年後(公元214年),劉備奪得益州,正式改娶吳懿之妹為正妻。

關於孫尚香的最終結局,正史當中並沒有記載。畢竟,作為一個「政治犧牲品」,沒名分的孫尚香自從逃回江東後,不僅劉備懶得再問,而且孫權也許也不知道該怎樣處置。最大的可能是,孫尚香從此再未嫁人,最終在寂寞、冷清中渡過餘生。

不過在明清時期的毛宗崗版《三國演義》中,有為孫尚香交代了結局:夷陵之戰後,孫尚香因誤信劉備戰死沙場的謠言,悲傷過度投江自盡。當地民眾因為感慨孫尚香,還在她投江之處立廟祭祀:「時孫夫人在吳,聞猇亭兵敗,訛傳先主死於軍中,遂驅車至江邊,望西遙哭,投江而死。後人立廟江濱,號曰梟姬祠。」毛宗崗將孫尚香塑造為一位為夫守節、夫死身殉的忠貞烈女形象,也許是出於迎合清初時代思維的需要。

三國「五虎將」諡號 背後反映劉禪對他們的印象

在古代,諡號為榮譽象徵,代表官方評價與定論,並非隨能享有。三國蜀漢共有十二位功臣得到追諡。除了法正是劉備親賜,其他都是後主劉禪欽定。當中「五虎將」的諡號,也可反映阿斗對他們的印象如何。

對於諡號,劉禪的理解是「存有令問,則亡加美諡」,意思是活著時有美好名聲的人,那麼去世後就給他加上美好的諡號,而且諡號的稱謂又是耐人尋味。蜀漢有名的關羽、張飛、馬超、黃忠及趙雲,東晉陳壽所著的《三國志》將這五人立同一傳《關張馬黃趙傳》,後世稱他們為「五虎將」,諡號卻是在最後一起被劉禪賜予:關羽為「壯繆侯」、張飛為「桓侯」,馬超「諡威侯」、黃忠「剛侯」、趙雲「順平侯」,五個不同諡號,可反映阿斗對這五位叔父級人物的印象嗎?

後世捧到上天的關二哥被追謚為「壯繆侯」,這個諡號非常值得玩味,「壯」含有勇武有力、武而不遂的意思,「繆」則是名與實爽,連起來就意味著盛名之下其實難副。按照美諡、平諡、惡諡三分法,關羽的諡號不算惡諡,也基本差不多了。用劉禪賜諡理念反推,可看出阿斗對這位二叔並不抱好感。

關羽被東吳算計了,死時,阿斗只有十三歲,立為太子不過一年。一個征戰在外,一個長於深宮;一個高傲自重,一個被形容為懵懂無知,倆人沒有交往上的必要,也應沒有利害衝突。少年阿斗不會在意關羽的作為與性格,但是帝王時的阿斗也許在意。蜀漢政權衰弱的直接誘因,不少人都認為是關羽丟失荊州兵敗身死,他的死又連帶張飛的遇刺身亡以及劉備「中道崩殂」。

在劉禪執政的四十多年,孔明和姜維多次北伐而未功成,正是缺少了荊州戰略要衝。從蜀漢的國策和國運來看,關羽實在功不抵過。

至於張飛,他兩個閨女都嫁給了阿斗。阿斗對岳父大人給出「桓侯」的諡號。「桓」者,闢土服遠也。意思就是承認了張飛在政權建立過程中,有開拓疆土征戰之功。在這個貌似實事求是的諡號背後,仍然隱藏了一些東西,是他們的特殊關係。

公元221年3月,張飛被人害死,5月阿斗榮陞太子,緊接迎娶張飛的大閨女為太子妃。不是阿斗看中了張大閨女,而是他的父親把對張家的垂懷之情,轉化成了兒女親事,故這為政治婚姻。我們不知道這位張大閨女的詳情,但知道阿斗喜歡的,是陪伴張大閨女一起入宮的王侍女,史載阿斗與她珠胎暗結,生了個兒子,就是後來立為太子的劉璿。

阿斗對張大閨女是政治婚姻,對已故的岳父也未必有感情。張大閨女嫁入劉門十六年後鬱鬱而終,她屍骨未寒之際,阿斗看上了她那美貌的妹妹,公然將她納為貴人後,再冊立為皇后。其時,相父諸葛亮已去世。也許正是看在張二閨女的面上,阿斗才給了張飛一個看上去很美的諡號。

錦馬超當年走投無路,投奔劉氏集團,這位威震西涼的他,任何人都不能小覷。劉備同意接受馬超時,他正在成都圍攻劉璋數月而不下。馬超率兵直接抵達成都城下向劉備請降,城裡劉璋的人馬看到馬超感到十分震憾。劉璋立刻放棄抵抗舉手投降,可見馬超的剛猛威武。劉禪看重馬超這股勁,賜諡威侯。

威侯的「威」還有執正無邪的寓意,劉禪對馬超的評價還是中肯。為何劉禪會賜這號?我們可從一次事件中了解得到。

馬超有一次打了一個小報告,說彭恙欲圖不軌。彭恙這個人有點才華,但自視甚高,得意時很張狂,失意時很牢騷。諸葛亮認為他不是個好的人,建議劉備疏遠他,還準備把他從京官下到地方。當彭恙得知,心底憤恨,思謀著馬超是個外來戶,找馬超說來個裡應外合,天下可定。馬超自來到蜀漢,一直謹小慎微。隨後,他將彭恙來訪的具體經過詳細呈上。最終,彭恙因涉嫌謀反而被誅殺。劉禪就是因為這件事,認為馬超不玩陰謀。

劉禪追賜老將黃忠「剛侯」諡號,恰如其分。黃忠自歸順劉備表現一直搶眼。每次打仗他帶頭衝鋒陷陣,勇毅冠絕三軍。「剛」者,威武不屈,利祿不惑,老邁不服。看來,劉禪的確是黃忠的一個知音。

到了趙雲,他是「五虎將」中人緣最好,人氣最旺。對這位「長板坡之戰」的救命恩人,劉禪追封了順平侯的諡號。慈和遍服曰「順」,執事有制曰「平」。阿斗充分肯定趙雲做事規矩、待人親和的品質。

趙雲在長阪坡之戰,護送劉備妻甘夫人和劉禪,始終表現一個臣子本色。在蜀漢政權以劉禪為首的君權和以諸葛亮為首的相權兩股勢力暗流湧動的形勢中,趙雲堅定跟隨諸葛亮,貢獻自己力量。他傾向於諸葛亮,是清醒認識到只有諸葛亮才能讓國家長治久安。這也是他執事有制的一種信念上的選擇。趙雲作為元老級人物,不搞拉幫結派,不分親疏遠近,對每件事都按規矩出牌,對每個人都用公心對待。在互相傾軋、鬥爭激烈的蜀漢集團內部,趙雲可謂出塵不染,被當時的輿論推崇為溫良恭儉讓的典範。

三國煮酒論英雄 曹操真的視劉備為英雄嗎?

曹操「論英雄」,說自己與劉備是天下英雄。那麼,我們一般也認為,曹操認為劉備是英雄,事實上真的如此?

《三國演義》不少人都看過,有的更讀到滾瓜爛熟,對於「青梅煮酒論英雄」一段必定不陌生,曹操和劉備一起喝酒:「操以手指玄德,然後自指曰:『天下英雄,唯使君與操耳。』」事實上,「青梅煮酒」不見正史,是《演義》作者羅貫中根據《三國志·蜀書·先主傳》的相關記載改編,不管內容如何,結果也有「論英雄」,載:「今天下英雄,唯使君與操耳。」

根據《先主傳》所記,當時曹操並沒有論英雄,而是曹操直接對劉備感慨,天下英傑只是自己與劉備,像袁紹一般的人,不足為慮。至於《演義》中的演繹,也像史實中的一樣嗎?要從劉備出道開始講起。

東漢末年,劉備出道落魄,相比曹操和孫權,劉備起點最低。他自稱中山靖王劉勝之後,卻一來也很難去追源溯流,二來即使是真,也是落魄宗室弟子,家族去到他這輩,只能賣草鞋為生。

劉備幸運地出現於亂世,天下大亂,才能讓劉備建功立業,名留青史。機緣巧合下,劉備結識關羽及張飛,三人都有理想,闖一闖,於是結義後一起當兵,鎮壓黃巾起義,嶄露頭角。

及後三兄弟獲得徐州,卻被呂布算計失了,只好投靠曹操。這當然是劉備的權宜之計,還要故意裝成胸無大志,在後園種菜。「青梅煮酒」就在這個背景下產生。

一天,劉備正在種菜,曹操突然派人請他喝酒,劉備無法拒絕。當曹操見到劉備,第一句話:「將軍在家幹大事啊!」劉備莫名其妙,接著曹操說:「你為何在家種菜?」言下之意是指劉備應志存高遠,在家種地沒志氣。

這正正是劉備要給曹操的錯覺,所以,他了解到曹操這樣認為後,放心了。之後,曹操帶劉備來到他的後花園,回憶起當年行軍事情,曹操說他當年帶兵打仗,行軍途中沒有水喝,士兵都不想走,他跟士兵們說前面就有一片梅林,那裡面有很多青梅可以止渴,結果所有的將士都流口水了,這就是「望梅止渴」。現在,剛好梅子成熟,正好做酒,於是他就用青梅煮酒,請劉備一起喝。

對飲之際,曹操看著天空風起雲湧,突然說:「要不要,我們討論下當今誰是英雄?」聽到這裡,劉備謙虛婉拒:「你看我劉備,哪有資格論英雄?」

曹操說不要緊,就再問劉備認識的人哪些是英雄。劉備只好求其說了袁術、袁紹,再一口氣說了多個。曹操說:「你說的這些都不是英雄。」這時劉備生疑了,曹操再笑笑,用手指了劉備,又指了自己,說:「今天下英雄,唯使君與操耳」。結果一句說話,劉備當場一驚,筷子掉下了,不過剛好行雷為劉備圓場,劉備笑道:「你看這雷把我嚇了。」後來,劉備就跟關羽和張飛藉機溜走。

這就是《演義》青梅煮酒的故事。劉備走得那麼快,原因是曹操說了天下英雄就只有劉備跟自己,一山不能藏二虎,理應容不下劉備,最終要被殺之後快。但曹操當時真的把劉備當英雄嗎?我們可從曹操跟謀士的對話看出,曹操根本沒把劉備當作一回事。

當時,曹操手下大謀士程昱提醒曹操:「劉備這人頗有雄才大略,還甚得眾心,絕不會甘居人下,不如早做打算。」意思是叫曹操除掉劉備。曹操另一手下郭嘉也說:「劉備絕非池中物,其謀未可測也古人有言,一日縱敵,數世之患,必須早做安排。」但曹操不知何故就是不答應,而且還善待劉備,為甚麼?

唯一的解釋就是:曹操是個極自負的人,在他心中,劉備本非英雄,所謂英雄之論,只是酒宴中的應酬話,隨便說說而已。曹操曾對身邊人說:「實在吾掌握之內,吾何懼哉」,即是說劉備只是一個寄我籬下的人,有什麼好怕?

青梅煮酒如同鴻門宴,有試探劉備之意。另外,曹操心中的英雄其實是另有其人-關羽。他善待劉備,恐怕是想招攬關羽。同時,劉備因為有仁義之名,所以曹操還想利用這點。因此,青梅煮酒,二人都只是逢場作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