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隆真實樣子怎樣? 英特使團畫家多角度速畫

多得攝影的發明,效果幾乎如同眼睛所見,故能夠確切地捕捉各地人和事的真貌。在歷史上第一張攝影照片於1826年由法國人尼埃普斯 (Joseph Nicéphore Nièpce) 完成拍攝之前,人物畫像均以繪畫的形式流傳,逼真度靠的是繪畫師的個人技巧,成像也會因應畫師風格而各異。

所以,流傳後世的一些繪像,與真正人物的那個面貌究竟差距多大,這是一個謎。尤其著名「寫意」多於「寫實」的中國畫風,加上繪畫時,成像也因若干的外來干預,影響其真實性。

到了清代康雍乾時期,天主教耶穌會傳教士郎世寧來到擔任中國宮廷畫家,將西方的寫實畫風帶入,令清初以至中葉的中國宮廷人物與景色,能夠較寫實地流傳。郎世寧被當世形容為「以善寫實」聞名,他所繪畫的帝后肖像,更易讓後世了解他們的容貌。

然而,到了1793年,英國命馬戛爾尼,率龐大使團來華,並在熱河行宮覲見乾隆。當時,一名年輕英國畫家威廉·亞歷山大作為使團的隨團畫家助手,他除了繪畫了大量反映當時中國世態風情的畫作之外,他的著作《中國衣冠風俗圖解》中,也有描繪乾隆皇帝,可從不同的角度,來看看另一畫家所畫的乾隆真貌。

亞歷山大跟隨的馬戛爾尼使團,以英王喬治三世為乾隆祝壽為名訪華。那時正值乾隆朝末年,國勢鼎盛,不過,在盛世的外表下,潛伏著種種危機。亞歷山大,作為使團隨團畫家的助手,隨團到訪了天津、北京、承德、杭州、廣州和澳門等地,創作了大量的速寫和水彩畫,他的畫更讓世界更了解中國。乾隆的容貌,在郎世寧及亞歷山大繪畫留世,可能是在攝影技術未出現下,最為接近真像的中國皇帝。

廣告

乾隆情深富察皇后 真情流露塵世罕有

《延禧攻略》主角當然受到關注,但劇中有另一個角色成為焦點:富察皇后。我們看慣宮廷劇的後宮心狠手辣、勾心鬥角,而這位富察皇后卻是清流:溫婉動人,善解人意,知書達理。乾隆也幾乎將所有寵愛都給了富察皇后,有點像當年經典《還珠格格》「山無稜,天地合,才敢與君絕」史詩式海誓山盟感情模式,似乎與劇集本身的主要套路有異。

然而,根據歷史記載,乾隆與富察皇后的種種,也並非劇集刻意塑造。有聲音更指,劇中帝后情深,根本不及史實乾隆對富察皇后滿腔深情的萬分之一,乾隆真的能做到「身邊女人無數,一生只寵一人」,當綜合史料所得,也許得到答案。

《清史稿》記載,富察氏出身名門,飽讀詩書,寫得一手好字,從小就受到乾隆的父親雍正的青睞。富察氏16歲那年,雍正正式把她許配給乾隆。翌年便生下長女,三年後,富察氏誕下二皇子。

雍正皇帝對這個嫡孫分外寵愛,親賜名為永璉,璉有宗廟之意,即希望他未來能繼承皇位。八年後乾隆登基,即將富察立為中宮皇后,欽賜宮殿「長春宮」。需知道乾隆曾被封號「長春居士」,以自己的名字命名心愛之人的居所,可見乾隆對富察氏如何一往情深。

富察皇后身為六宮之主,不勾心鬥角,只要嬪妃有難,定會伸手援助,贏得宮廷尊重。富察氏與太后雖然性格迥異,但富察氏恭敬孝順,太后吃飯的時不時親自伺候;太后生病,富察氏整夜守在床邊照顧。太后非常滿意她,而極重孝道的乾隆,對富察氏的喜愛與日俱增。

富察氏將後宮打理得井井有條,使乾隆在前朝沒有後顧之憂。生活中她對乾隆也呵護備至,為他排憂解難,滿腔溫柔。乾隆有次生病,需要外敷藥物百天。富察皇后不放心,便搬到乾隆寢宮旁邊親自照料。

《清史稿》還記載,有一次乾隆無意間提起皇族驕奢成癮,不像先祖卷個鹿尾巴當裝飾就滿足。富察皇后將說話放在心,趁過新年時,親自用鹿尾巴做荷包贈予皇上,寓意「不忘初心」,乾隆也終生將荷包佩戴身邊:「歲時以鹿羔沴毧制為荷包進上,仿先世關外遺制,示不忘本也。上甚重之。」

乾隆本身自負,但他在皇后身上幾乎找不出毛病,三宮六院誰也取代不了皇后在乾隆心目中的地位。乾隆對皇后家人的賜封更超出常制,像皇后胞弟傅恆年未而立即位登首輔,乾隆亦絲毫不掩飾施恩外戚乃因皇后,《清實錄》載:「朕之加恩傅謙兄弟者,乃因皇后加恩,並不因其為大學士公傅恆之兄弟也。」

乾隆與富察氏的愛情世間難覓,更何況一入宮闈深似海。只可惜上天總不令人完美,乾隆三年,年僅九歲的二皇子永璉因病夭折(乾隆曾秘密立其為皇太子),富察氏也大病一場,終日以淚洗面。乾隆承受喪子之痛,更擔心皇后過度悲傷,每日都去勸慰。七年後,35歲的富察氏再誕下皇七子永琮,乾隆極度重視,對他寵愛有加,可惜永琮未滿兩歲出天花而夭折。

富察皇后雖然備受寵愛,但她自幼身體虛弱,尤其在承受兩個愛子接連去世,更悲傷過度,積鬱成疾。兩個月後,乾隆首次東巡期間,也帶富察皇后散心,更親自到泰山碧霞宮拈香為皇后祈福。富察皇后很開心卻突然病倒,回程時病死,年僅37歲。

富察氏死後乾隆悲痛欲絕,回京後親自扶棺治喪,不惜耗費巨資、大興土木,追封諡號「孝賢純皇后」。乾隆九日不理朝政,還要所有人陪著他一起悲痛:每當祭品不夠潔淨,嚴懲;皇后冊寶製作粗陋,全堂問罪;皇子永璜和永璋亦因在葬禮哭得不夠悲傷而痛斥,《清實錄》載:「此二人斷不可繼承大統……伊等如此不孝,朕以父子之情,不忍殺伊……」直接絕了二人繼位的可能。

乾隆也下令百日內,官員都要吃素穿孝不得剃頭, 天下臣民一律為皇后服喪。結果江南河道總督一品高官在皇后喪期剃頭,被賜死;湖南、湖北巡撫因此革職;其中53名官員沒有來得及上奏悼念,多被貶黜、降級。

富察皇后的離世,也為大清政局帶來一場風波。乾隆性情也突變,變得任性嚴苛,錯殺冤殺不計其數。可是乾隆對富察皇后思念之深,遠遠不止於此,每當皇后忌日,乾隆都到長春宮靜坐大半天,曾下令長春宮一切維持原狀,如同皇后在時一樣。乾隆出名寫詩最多,不過大多垃圾級別,然而懷念富察皇后的詩,卻情真意切,真情流露。

乾隆貴為九五至尊,對他而言,這段日子可能只是一個思念妻子的丈夫。他想要留住皇后用過的一切,甚至下令要把皇后病死前坐過的那艘上千噸重的青雀舫運進北京,嚇倒了一眾大臣,但乾隆卻執意地,即使要拆牆,也要運船。乾隆每次出巡經過傷心地濟南,也從不入城。

自古以來,感人至深的愛情故事眾多,但像乾隆這般情深意重的皇帝,歷史上也沒有幾個。終此一生,能遇到這樣一個對自己滿腹深情的男人,對富察氏來說怕且無憾。

康乾情傾西樂 乾隆組建樂隊 太監宮女大演奏

《延禧攻略》中,有一段提到高貴妃及納蘭淳雪,別出心裁地為乾隆準備生日禮物,整合一支西洋樂隊,並在乾隆面前演奏《卡農》(Canon)。卡農這個音樂譜曲技法,早在12世紀在西方出現,發展至15世紀上半期至16世紀中期(即約於明中葉至清初)最為蓬勃,所以劇情上也合理,而在歷史上,康熙及乾隆都喜歡西樂。

喜愛科學的康熙,不僅喜歡西洋樂器,他自己也會經常演奏,嫻熟程度不亞於他演奏中樂。至於乾隆,在演奏方面可能並沒有爺爺那麼厲害,但在推廣西樂方面,也作出不少貢獻。

西洋音樂的傳入,是從葡萄牙人到澳門開始的。晚明官員王臨亨所著《粵劍編》中記載:「澳中夷人器用無不精鑿……一人扇其竅則數百簧皆鳴,一人撥其機則數百弦皆鼓,且疾除中律,鏗然可聽」。明代天主教耶穌會傳教士利瑪竇著有《利瑪竇中國札記》中,也提到廣東肇慶天主教堂內的西洋樂器吸引了很多中國人。利瑪竇進北京時,進呈給萬曆帝的禮物中有「西琴一張」,到了崇禎帝時,在被政務搞得心煩之時,也請來湯若望以這古琴演奏以解悶。

明朝的萬曆和崇禎,對西洋「夷曲」只是間中聽聽,談不上欣賞。而真正喜歡上西洋音樂的為康熙和乾隆,而西方音樂在康乾時期,才在真正意義上傳入中國。葡萄牙傳教士徐日昇 (Tomás Pereira),在南懷仁的推薦下見康熙。康熙聽說他的音樂修養很高,就叫南懷仁先演奏一首中國曲子,再命徐日昇彈一次,結果徐日昇彈得絲毫不差,康熙大為吃驚,讚歎「是人誠天才也」。

徐日昇著有中國首本介紹西方樂理的《律呂纂要》,更成為教授康熙的音樂課本。據康熙相關信件載:「律呂一學,大皇帝猶徹其根源,命臣德理格在三皇子、皇十五子、皇十六子殿下前,每日講究其精微,修造新書(《律呂新書》)」可見康熙有多重視學習西洋音樂。

到乾隆時期,西方藝術在宮廷中的應用達到鼎盛,音樂更成為重要一部分。據了解,乾隆對當時流行於歐洲的巴洛克音樂極有興趣,曾讓大臣張照查訪宮中熟諳西洋音樂的傳教士的情況。當時,康熙所放置的西洋樂器,不少已經損壞,但宮廷樂師完全不懂。最終乾隆就請了懂西洋樂器的洋人來修理,還將這些西洋樂器歸類。

此外,乾隆還組建中國第一支西洋樂隊,規模還不小,包括小提琴10把、大提琴2把、低間提琴1把、木管樂器8件、豎笛4伯、木琴1件、風琴1件、古琴1件。乾隆會在圓明園內的第一座歐式水法大殿「諧奇趣」欣賞西洋音樂。所有演奏者為太監及宮女,演奏時都戴西洋假髮、穿西洋古服。據考證,這支西洋樂隊大約在宮中活動了十年。之後,乾隆又下旨讓工匠製作象牙長笛和鐵絲琴(即是古鋼琴),巧妙地與西洋樂器融合。將西洋音樂融合古典音樂當中,在當時來說相當前衛。

清宮中的活動,事實上對增進整個中國社會對西洋音樂的了解意義並不大,特別在乾隆時期,包括音樂在內的西洋玩意,只成了他個人玩賞、消遣的東西。但就音樂理論而言,《律呂纂要》、《律呂正義》等書,對西洋音樂在中國的傳播還是起到積極作用。

《延禧》壯年乾隆心累鬱悶 皆因兩前朝老重臣

《延禧攻略》主要是講主角魏瓔略,為了尋找姐姐死亡真相,毅然進宮當宮女,憑著機智及狡猾等,逐步攀升為後宮至尊。所以劇情多游走於紫禁城東西六宮之間。然而,一眾後宮的主人乾隆皇帝,正值壯年,但間中交出來的內心戲,也給予人心事重重的感覺,面對一眾後宮所做的,有時都提不起勁。事實上,這樣在歷史中也有根有據,要從他即位時開始講起。

公元1735年,雍正逝世,乾隆即位,這年他24歲。父親雍正在臨終囑託裡,特別交代:「大學士張廷玉器量純全,抒誠供職,鄂爾泰志秉忠貞,才優經濟,此二人者,朕可保其始終不渝,將來二臣著配享太廟,以昭恩禮。」從雍正的角度而言,這是「錦囊妙計」,能互相制約,減低擾亂政權的風險(而事實上後世有分析同意這觀點),但從乾隆的角度來看,這讓剛坐上龍椅的他,心裡很不是滋味。

過往的歷史可見,所謂「一朝天子一朝臣」,任何一位皇帝新上任,都不會太受前朝老臣的歡迎。據了解,鄂爾泰比乾隆大34歲,張廷玉比乾隆大38歲,對這兩位等同於父輩的前朝老臣,究竟能駕馭得住嗎?他們會不會買帳?是令到乾隆鬱悶的其中一個原因。在《延禧》中有關康熙朝政部分的劇情,率先就交代如何處理這兩位前朝重臣所帶來的問題,也許能令觀眾理解到他為何總是滿懷心事。

前兩朝經驗告訴了乾隆,祖父康熙登位後,處心積慮搞定礙手礙腳的前朝老臣鰲拜;他的父親雍正登基後,馬上就重拳擊倒前朝老臣年羹堯;但是現在輪到他主政,卻一度拿這兩位被先父「強行安排的左右手」沒辦法。

事實上,這兩位老臣在雍正朝就已互不相容,到乾隆時期更針鋒相對。當朝臣眼看新皇帝地位尚不夠穩固,開始公開攀援。兩人各自劃分勢力範圍,大小官員逐一歸邊巴結。鄂爾泰樹大根深,追隨者有封疆大吏、地方督撫、帶兵將帥、滿族要員。滿清貴族昭槤著有《嘯亭雜錄》載,鄂爾泰「節制滇南七載,一時智勇非常之士多出幕下」,授予首席軍機大臣後更權傾天下。於是在他的周圍,形成了一個以滿臣為中堅,包括一部分漢臣在內的政治集團,主要成員有莊親王允祿、湖廣總督邁柱、工部尚書史貽直、巡撫鄂昌、學政胡中藻等,人稱「鄂黨」。

至於張廷玉長期經營下,擁護者為府院高層、六部長官、文化名流、門生子弟。尤其張氏一門登仕者達19人,其弟廷璐、廷璩,其子若靄、若澄、若淳均為朝中高官,可謂世家顯赫。如此廣通的關係網,軟實力深厚,是朝中舉足輕重的政治組合,人稱「張黨」。

在歷史上,鄂爾泰具有顯赫的滿族背景;張廷玉具有精通漢文化的精神優勢。他們各自有滿漢精英分子歸邊,同時壁壘分明,水火不容。乾隆一直等著,希望兩位重老臣出事、犯規、惹事、闖禍,一找到閃失就收拾他們。

乾隆通過一系列案件用盡能力將這兩老重臣及黨羽「修理」修理得體無完膚,包括乾隆元年「鄂黨」、「張黨」先後出兵貴州相互攻訐案;乾隆六年,兩黨洩密受賄彼此揭底案;乾隆十三年處死鄂黨張廣泗的兵敗金川案;乾隆十五年,張廷玉姻親涉及呂留良文字獄被罰巨款案,以及發動朝臣攻擊張廷玉不當配享案;乾隆二十年,鄂爾泰門生胡中藻文字獄案而遭清算案。

乾隆作出一系列的「措施」,直至鄂爾泰及張廷玉先後離開人世才告終。那時,乾隆在位已經二十年。

乾隆軍政重臣傅恆 《延禧》感情事脫離史實

清宮劇《延禧攻略》,劇中除了后妃,乾隆皇帝以及富察傅恆之間的關係也令人印象深刻。富察·傅恆為人正直,作為乾隆的左右手,在軍事政治上,劇情講述的大致也緊扣歷史,他早年歷任侍衛、總管內務府大臣、領班軍機大臣加太子太保,其後督師指揮大金川之戰、平準噶爾,成就乾隆的「十全武功」,有如劇中非常了解他的女主角魏瓔珞所形容:「你屬於戰場,可以建功立業,一展平生抱負……」

富察·傅恆是孝賢純皇后的弟弟,察哈爾總管李榮保的第九個兒子,乾隆的小舅子,也是乾隆的寵臣。據乾隆御製《紫光閣五十功臣像讚贊》載,他在軍機處23年,「日侍左右」,對下「每多謙衝」、「毫無驕汰之狀」。評價傅恆:「世胄元臣,與國休戚。早年金川,亦建殊績。定策西師,唯汝予同。酇侯不戰,宜居首功。」

然而,在劇集中,傅恆為了保全自己深愛的魏瓔珞,不得已之下才娶了皇后的貼身侍女喜塔臘·爾晴,傅恆也對爾晴幾乎沒有感情,甚至可用恨來形容。這裡就與史載的完全不一樣。在歷史上,富察傅恆一生只有一個妻子瓜爾佳氏,生有四子兩女,沒有侍妾。

瓜爾佳氏出身絕非一般,她是滿清八大姓氏之一,瓜爾佳費英東是開國第一功臣,一等公鰲拜、大學士車克、國史院大學士、巴什克剛林等都是出自瓜爾佳氏,所以可看出,傅恆妻子本身必定不會被派到皇宮服侍人。在正史中,傅恆妻子瓜爾佳氏樣貌傾國傾城又多才多藝。

據清朝野史記載,瓜爾佳氏作為傅恆的妻子,孝賢皇后的弟妹,經常入宮探望皇后,有一次被乾隆撞見,乾隆見其長相動人,便打起了歪主意,後來瓜爾佳氏和乾隆經常見面,久而久之的就發生了關係。不久,瓜爾佳氏就查出有孕,生下一個兒子,乾隆親自賜名為福康安,也就是《還珠格格中》爾泰的原型。乾隆當時把自己的女兒賜婚給傅恆好幾個兒子,唯獨沒有給福康安賜婚,但乾隆卻對福康安是傅恆幾個兒子中最好。福康安作為清代滿族異姓封王、身後追封郡王的唯一一人,生前就有多人懷疑,而是因為福康安是清高宗乾隆帝的私生子。此事雖無確切證據,但成為了後世的故事題材。

至於乾隆的令妃,即是魏瓔珞的歷史原型,在劇集中與傅恆有過情愫,最終沒能走在一起,魏瓔珞更成為了乾隆的女人。雖然,在歷史中兩人真實存在,不過,一個是宮中侍衛,一個相信她是宮女,最終入宮成為后宮嬪妃,按照滿清的規矩,兩人不太可能交集那麼親密,盡其量可能只是認識,見面打個招呼,只算點頭之交而已。

回看歷史上的傅恆,綜觀他的一生,除了在戰場上打回來的榮耀,作為乾隆的小舅,她的姐姐為乾隆一生最愛,也很早就與乾隆一起出相入對,在這個親密的關係之下,還繼續親上加親:兒子福隆安,娶了乾隆非常喜愛的和碩和嘉公主(據說是《還珠格格》紫薇的原型),還有兩名女兒,一嫁給乾隆的兒子做福晉,另一嫁給王爺。作為乾隆《紫光閣五十功臣像》的第一人,傅恆可以說是人生的贏家。

傅恆一生名利雙收,可惜生命並不長。乾隆三十四年(公元1769年)傅恆三路出師征緬甸,清兵因不適應當地瘴癘,死傷慘重,傅恆也染上瘴癘之疾病倒 (《延禧》一劇中,傅恆在緬甸遠征時,為了魏瓔珞採集解毒草時中了瘴氣),翌年二月班師回朝,七月去世,終年未滿50歲。

史實傅恆瓔珞發展機會大嗎? 福康安是乾隆私生機率多高?

近期清宮劇火熱,同時將清朝被遺忘的世家,幾乎將他們祖墳挖了一遍。尤其是富察家族,與乾隆關係親密,而富察·傅恆本身有能力,文武兼備,傅恆兒子也獲乾隆重用,福隆安、福康安、福長安,均在乾隆朝曾接連或同時任軍機大臣超過半個世紀,福康安死後更被追授為王。

鑑於傅恆一家的喧赫,以及其兒子福康安得到的特殊待遇,野史中開始有福康安是乾隆私生子的傳言。第一次傳言流出,是在大清滅亡之後。近代金石學家兼藏書家吳士鑑( 1868-1933),在民國元年(公元1912年) 出版了《清宮詞》中,有詩云:「家人燕見重椒房,龍種無端降下方。丹闡幾曾封貝子,千秋疑案福文襄。」這裡隱指傅恆的妻子,在入宮探視傅恆之姊孝賢皇后時,在椒房與乾隆私通,懷上福康安。

到了民國五年(公元1916年)《清朝野史大觀》也有類似的記載,說乾隆和孝賢皇后鬧翻,是因為乾隆和傅恆妻子私通。不過福康安是乾隆私生子的確切說法,要等到燕北老人的《滿清十三朝宮闈秘史》才出現。此後金庸的武俠小說《書劍恩仇錄》(1955年)、歷史小說家高陽所著作的清宮歷史小說《乾隆韻事》(1978年)等,也記錄了相關傳說,令這所謂的宮闈秘聞軼事甚囂塵上。

《延禧攻略》一出,再將內容再發揮多一次,更提出傅恆和魏瓔珞的原型孝儀純皇后魏佳氏也有男女關係。於是,乾隆和傅恆家族的關係變得更複雜。兩人一段曖昧關係,差點就將綠帽套在乾隆頭上。後來,傅恆的妻子(劇集中叫爾晴)也乘機將自己暗獻乾隆作為「報復」手段,令福康安的身世更顯得不明不白。

然而,一切從歷史角度著眼,究竟傅恆與令妃魏佳氏有無曖昧過,也許從時空交集角度著眼就知得一清二楚。據載,傅恆於1720年左右出生,於乾隆五年(公元1740年)擔任藍翎侍衛,當時他也就二十出頭。至於魏佳氏出生於1727年,按照清朝規定年滿十四歲至十六歲的旗人女子,必須參加三年一度的備選秀女。然而,乾隆朝有記錄的第一次選秀在乾隆六年(公元1741年),因此魏佳氏極可能是在這一年進宮,其時,魏佳氏剛好十四歲,三年後再參加選秀就超齡。

一旦以上的設定成立,魏佳氏和傅恆就有交集可能,但時間只有大概一年多,因為到了乾隆八年,傅恆已成為戶部右侍郎,即使有僅餘的邂逅的概率,但他們最多只成為靈魂伴侶,畢竟,清室是不會封一個出軌的人為妃,能保住小命就已不錯。而有趣的是,在歷史中確實有傅恆和魏佳氏相遇見的記載。魏佳氏於乾隆二十四年二月晉封為令貴妃,以及乾隆三十年五月初十晉封為皇貴妃,都是由傅恆持節冊冊封的。

至於福康安是乾隆私生子的機率,傳說只說傅恆的妻子入宮探視傅恆之姊之下與乾隆私通,因而懷上福康安。流傳的說法是,傅恆的妻子是當時滿清的第一美人瓜爾佳氏。然而根據現代台灣學者黃一農的考證,傅恆的妻子應該來自納蘭(或稱那拉)家族,是康熙時的權臣蘭明珠的後代。據漢人蕭奭在乾隆十七年(公元1752年)成書的《永憲錄》中,稱傅恆是「明氏婿」。而《欽定大清會典事例》亦稱傅恆之夫人為「那拉氏」,所以傅恆的妻子應該為明珠家族的人。

而史書為何對此諱莫如深,主要還是明珠後人為康熙時的「八爺黨」,雍正經過「九子奪嫡」成功登基後,明珠家族備受打壓,納蘭家族到了乾隆朝也未能翻身。到了乾隆五十五年,明珠的裔孫承安被革職抄家,如果乾隆和傅恆的妻子有過關係,斷不可能對納蘭明珠家族那麼絕情。

在這個家族關係為背景下,再看內廷規矩:妃嬪只有在生產時,其生母才獲准入宮相伴,家下婦女不許隨入,其餘外戚一概不許入宮。所以理論上,乾隆是不可能在傅恆的妻子探望孝賢皇后期間相遇,甚至私通。即便兩人真的有見面機會,乾隆會否看上她也是個問題。而見面機會在皇后死亡後就更加不會存在。

據「乾隆五十九年福康安謝恩折」推斷,福康安生於乾隆十九年,而孝賢皇后已在乾隆十三年死亡,所以,要讓傅恆的妻子在乾隆十八/十九年入宮,為故去的孝賢皇后過生日,實在是不可能的事。而在孝賢皇后死後,乾隆又是以甚麼理由單獨接近傅恆的妻子?所以據種種情況來推斷,乾隆和傅恆之間的感情瓜葛,並沒有如電視劇般混亂。

《延禧》後傳 富察皇后侄孫女 乾隆最後離世妃子

《延禧攻略》,劇中秦嵐飾演的富察皇后溫婉大方、賢良淑德,受到觀眾一致好評。然而,其實乾隆後宮中,還有一位妃子是富察氏,她是富察皇后的「侄孫女」,也是乾隆後宮中最後一位離世的妃子。不過她與富察皇后不一樣,一生都寂寂無聞,死後更被「降格」。

乾隆的孝賢純皇后富察氏,來自滿洲鑲黃旗世家一族,聲名顯赫,在康雍乾時期已出現許多著名人物。我們要看晉妃與孝賢純皇后的關係,要數回晉妃的伯父馬齊,他是康熙、雍正兩朝的重臣,雖然他是「九子奪嫡」時期的八阿哥胤禩「八爺黨」一黨,但卻憑藉良好的門第獲雍正重用。馬齊有一個曾孫女富察氏,就是後來的「晉妃」,按輩分來排,富察氏應是孝賢皇后的娘家侄孫女。

據指在乾隆末年,「晉妃」通過選秀,被送進宮成為乾隆晚年的妃嬪。根據清朝後宮史料,關於晉妃富察氏的首次記載是在嘉慶三年的一份脈案中出現「晉貴人」的字樣,而在之前乾隆朝的檔案中則沒有「晉貴人」或是「晉常在」的任何記載,說明富察氏在乾隆一朝最多只是一名「答應」。但富察氏一族顯赫,是八旗秀女,一入宮至少會被封為貴人,所以據推斷,這位富察氏極有可能因為惹怒乾隆,而被降級。

到了乾隆去世時仍然只是答應的晉妃富察氏,到嘉慶在位時也一直沒得到任何晉封。從嘉慶帝對庶母的態度,或許可以猜測到晉妃被降為答應,或許也跟嘉慶有關。再看回富察氏皇后去世得早,生下的皇子大都早夭,那麼可以猜測晉妃被家人送進宮,也可能與皇位之爭有關。這樣看法一旦成立,嘉慶不晉封這位庶母就是自然不過的事。

嘉慶帝在位的25年,對這名庶母也默默無聞。然而,晉妃富察氏名分不高,甚至被降過級,但心態卻非常樂觀,身體一直不錯,她更成為乾隆眾妃嬪中去世最晚的一個。她熬過了乾隆及嘉慶兩任皇帝。嘉慶去世,道光即位,道光出於對祖父的敬愛,也想起這名皇庶祖母,即位後還沒來得及舉行登基大典,就向內閣下旨晉陞晉貴人,其諭旨表示:「皇祖高宗純皇帝嬪御存者,惟晉貴人一人,宜崇位號,以申敬禮,謹尊封為晉妃。」道光將晉妃晉封為皇考晉妃,晉妃也正式取得內庭主位,宮中輩分最高,也十分受尊重。

晉妃於道光二年去世,享年不詳,據推斷終年應該在七十歲以上,這個年齡在當時足以稱得上是高壽。據《清宣宗實錄》載,按照宮規,妃子應該被葬在石券,而貴人以才被葬入磚池,但是當時乾隆的裕陵妃園寢中,只剩下磚池位,沒有地方再建石券,於是,在道光下旨「不必拘定位次,即行奏明,迅速辦理」之下,最終名分是「妃」的富察氏,便被葬入了下等的磚池,與「貴人」、「常在」同一等。生前寂寂無聞,死後待遇也對她不公正,也許就是她的命運。

《延禧》乾隆肚瀉大亂 史上慈禧出恭流程顯腐敗至極

《延禧攻略》中,飾演歷史中令妃魏佳氏的魏瓔珞,為了討乾隆歡心,將冰塊放在盒子底部,上面放著水果,做了「冰鑑」出來,即為簡陋版的「冰箱」,讓乾隆在夏天舒舒服服,充滿快感。不過,乾隆也因吃得太多「冰鎮水果」,最終肚瀉,嚇壞了近身公公,只要一看乾隆眉頭一皺,立即叫來「宮房」。

在清代的紫禁城內,皇帝和后妃所使用的便器叫「官房」,由專門太監保管,而「出恭」也是古人上廁所的雅稱。從電視情節可以見,皇上需要時則需要召喚一大堆人來,可知出恭有多大陣仗。

據了解,清室「官房」十分講究,分為長方形和橢圓形兩種,用木、錫或是瓷製成。木質的官房為長方形,外邊安有木框,框上開有橢圓形口,周圍再襯上軟墊,口上有蓋,便盆像抽屜一樣可以抽拉,一般木質便盆都裝有錫質內籠,防止滲漏。

錫質官房為橢圓形,盆上有木蓋,正中有鈕。這種便盆要與便凳配合使用,便凳比較矮,前端開出橢圓形口,便盆放在下面對準圓口。便凳有靠背,包有軟襯,猶如現在沒扶手的梳化一樣,坐在上面,並不比現在的馬桶差,只差沒有沖水功能。

據說,歷史上的乾隆,對去廁所相當講究,程度也能說是為難他人。首先他要求自己大便落下時,不能發出聲響。第二,就是要沒有難聞的氣味。由於皇帝命令,下屬必須遵守,這不得不令討主子歡心的太監需要一點聰明。針對乾隆嚴苛要求,他們竟然想出解決問題方法。

首先,太監為他特設一個坐便器,便盆中加入了檀香灰,這些灰燼都是檀香燒完後留下,只要這乾隆拉出來東西,落到這灰上,就自然粘著這些灰,將之包起來,就能避免釋放出臭氣,也能無聲無味。

可見,皇室做任何東西,規模都可以「登峰造極」;我們也能從不少古人筆記等文獻,也略略了解到中國歷代皇家廁所究竟怎樣,以及如何上廁所。

據魏晉南北朝所著,專載高士名流軼文趣事的筆記小說《世說新語》載,西晉大將軍王敦被晉武帝招為駙馬,新婚之夜,第一次使用公主的廁所。剛見到時,覺得富麗堂皇,比民間住宅都要強,進去之後才發現原來也是有臭氣的。他眼見廁所裡有漆箱裝著乾棗,王敦只當是如廁時所吃的食品,全部吃光。

完事後,婢女端來一盤水,還有一個裝著「澡豆」的琉璃碗,王敦又把這些「澡豆」倒在水里,一飲而盡,惹得「群婢掩口而笑之」。原來,那些乾棗是如廁時用來塞著鼻子防臭氣,至於「澡豆」則相當於現代的肥皂。

也有故事記載,北宋太祖趙匡胤在滅了後蜀後,將其後宮中的器物全都運回宮,發現其中有個鑲滿瑪瑙翡翠的盆子,十分漂亮,愛不釋手,差點兒就用來盛酒喝。後來,他召來蜀主寵妃花蕊夫人,花蕊夫人一見這盆子被太祖供在几案上,忙說:這是先王的尿盆。驚得趙匡胤怪叫:「使用這種尿盆,豈有不亡國的道理?」,立即將之粉碎。

另外又有載指,慈禧在上廁所也出名講究。據說她要出恭時會傳喚官房,幾個宮女就要去分頭準備:一個叫管官房的太監,一個就拿鋪墊,一個去拿手紙。她的官房以用檀香木製成,是壁虎造型,壁虎的四條腿就是官房的四條腿,肚子為盆屜,尾巴是後把手,下顎是前把手,嘴巴微張,手紙就放裡面,壁虎的脊背正中有蓋,打開後就可坐在上面「出恭」。

 

官房內放有乾松香木細末。太監要用繡雲龍黃布套裹著官房,頂在頭上,送到慈禧的寢宮門外。請安以後,打開黃布套,取出官房,再由宮女捧著送進淨房中。隨後,宮女把油布鋪在淨房地上,把官房放在油布上,再把手紙放進壁虎嘴裡。慈禧太后完事之後,由宮女捧出去,交給太監,太監仍用布套包好,舉到頭上,頂出去,清除完髒物後,擦洗乾淨,再放入新的乾松香木細末,等下一次使用。

 

事實上,管理官房的太監在後宮一眾「完事」後,還要觀察皇家糞便,根據糞便的形狀、氣味、顏色等,來判斷他們,尤其是皇帝每天的飲食情況,缺什麼,應該如何調理,並通知御膳房配製相關的食品。

真·青年才俊五阿哥 乾隆疼愛惜早死

愛新覺羅·永琪,這個名字在歷史愛好者以及不少專業/資深劇迷小說迷的眼中應該不會陌生。永琪在台灣作家瓊瑤筆下是主角,既深情也才華橫溢。然而,五阿哥在史實上也真的多才多藝,除了精通滿語蒙語,亦熟諳天文地理及曆法,乾隆對他極寄予厚望,可惜天妒英才,他終患骨結核病逝,終年僅25歲。

愛新覺羅·永琪,是乾隆的第五個兒子,他的母親也正是愉貴妃珂里葉特氏。據載,乾隆三十年(公元1765年)十一月,當時患重病的五阿哥被封為「榮親王」,次年三月就離世,諡曰純。在乾隆眾多兒子中,只有三個人他親自封「王」,其餘兩位為十一子永瑆以及十五子永琰(即日後的嘉慶),然而,三名親王中,永琪是最早有這榮譽,也是唯一生前獲封,加上封號特別尊貴,可見五阿哥在乾隆心中的份量如何。

史載,五阿哥很小時候就學習騎射,博學多才,嫻熟滿語、漢語和蒙古語。他還熟知天文、地理、曆算,尤其在天文算法方面有很大的造詣,著有《蕉桐賸稿》傳世。這名副其實的青年才俊,比起瓊瑤筆下那位深情多才的五阿哥有過之而無不及。愉妃得寵,也是因「母隨子貴」。

永琪在眾阿哥之中表現出眾,也恪盡孝道。他22歲時,在一場宮殿走水時救出皇阿碼,令乾隆感動得流下淚來。他在24歲時,不幸患了骨結核,據當時指,這種病是由於寒氣入侵體內阻於筋骨,氣血凝滯而成,常有的臨床表現是腿部關節結腫,痛如錐刺一般,不能屈伸轉動。

永琪的病情一日比一日嚴重,乾隆經常探望他,亦封了永琪為和碩榮親王,也足以看出乾隆十分喜愛他,也屬意他繼承大統。奈何上天總不令人完美,五阿哥英年早逝(《還珠格格》的五阿哥不愛江山愛美人,最終老死是虛構的),當時他患的骨結核是有得醫治的,但為何永琪沒法治癒?這也為後世提供極多想像空間。認為如果永琪沒有那場大病,清朝歷史就會改寫……

乾隆有多深愛永琪,在永琪逝世多年也不曾忘記。在永琪逝世後十多年後的乾隆四十八年(公元1783年),乾隆著有《欽定古今儲貳金鑑》,取歷代冊立太子事跡時,提起五阿哥:「其時朕視皇五子於諸子中更覺貴重,且漢文、滿語、蒙古語、馬步、射及算法等事,並皆嫻習,頗屬意于彼,而未明言,及復因病旋逝。」

五阿哥永琪一生短暫,逝世時正值最青春之時。他生前育六子一女,前四子與第六子均早殤,僅有第五子綿億能長大成人。據史載,綿億聰慧機敏、文靜內斂,並熟讀經史、擅長書法,乾隆十分欣賞,加上綿億自幼失去父親,乾隆也特別疼惜他,親命綿億在尚書房讀書。乾隆四十九年(公元1784年),封貝勒。

永琪的後裔現今只剩一人,為第八代末裔愛新覺羅·烏拉熙春,現時她為日本九州立命館亞洲太平洋大學教授、京都大學歐亞文化研究中心研究員,是中國契丹語、女真語、滿洲語及遼金史專家。

繼皇后被乾隆冷落終極程度 1981年考古才揭露

清宮劇《延禧攻略》網絡版本早已大結局,而大氣電波的雙語版本,也快將進入大結局的直路。由佘詩曼飾演的繼皇后輝發那拉氏,最終與乾隆大攤牌。由吳謹言飾演的令妃魏佳氏,也隔岸觀火吃花生眼看繼皇后徹底倒台,大仇得報,成為終極贏家。

整套劇的故事結構大致來自《延禧攻略》小說,繼皇后最終斷髮失常,事實也緊扣歷史文獻。在另一套清宮劇《如懿傳》中,主角也是輝發那拉氏。後世得知,在歷史上,輝發那拉氏最終遭乾隆冷落,至於冷落到何等程度,未去到1981年也許也不知道。

在1981年之前,我們推斷出輝發拉那氏被乾隆冷落,靠的是清宮文獻。據《清史稿》中有關繼皇后的一生,只用了100多字就講完,斷髮之事也隱晦地以26字囊括:「三十年,從上南巡,至杭州,忤上旨,後剪髮,上益不懌,令後先還京師。」

後世也從《清史述聞》以及《東華錄續編》等等,也能看得出乾隆對待輝發那拉氏,都不如眾多妃嬪;在連畫家郎世寧在乾隆元年繪製的《乾隆帝后妃嬪圖卷》中,也少了輝發拉那氏,即使在生前甚至死後的待遇,作為皇后的她甚至不如一個低級官員,連自己的墓園也沒有。究竟,輝發那拉氏葬在哪裡?直至1981年,考古人員才發現了她的蹤影……

由於在晚清至上世紀中後期,清宮盜墓嚴重,當中以1928年孫殿英「東陵盜寶案」,爆開乾隆、慈禧的陵寢最為世人矚目。而中共在建國之前,據了解也有盜掘清陵墓。直至中共建國後,考古工作者搶救遺跡,在1981年考古隊經詳細測量計算,對乾隆妃嬪陵墓「裕陵妃園寢」其中的一座陵墓展開保護性發掘。這次專家打開的純妃的墓,發現了一個遭到隱瞞的皇家機密。

據載,純妃蘇氏出身並不高,只是一個普通漢族女子。蘇氏因容貌秀美、性格溫婉,在乾隆皇帝還是寶親王時,被選入寶親王府當了侍妾,即是格格。進府不久,就生下了三皇子永璋。乾隆登基後,直接就將蘇氏封為純嬪。這對於沒有家庭背景,又是漢人的蘇氏來說,已是莫大榮寵。

僅僅又過了一年,純嬪又變成了純妃。可見蘇氏是非常受寵。到了乾隆十年被封為貴妃,在後宮中的地位僅次於皇后。乾隆二十五年,純妃生了病,乾隆為了寬慰她,將她封為純惠皇貴妃。在純惠皇貴妃死後,葬禮很多地方都超過皇貴妃應有規制,甚至可跟皇后相比。但是,上世紀80年代,考古人員在純惠皇貴妃的墓室中,除了她的棺材之外,還發現另外一枚。當初並不知道另一棺材是屬於誰。

在考古人員積極考究,望能找出棺材主人誰屬,最終在一本相當於皇家備忘錄的《陵寢事宜易知》中的乾隆章節,找到了一條信息,成為打開身份的一條鎖匙:「謹按,皇貴妃園寢,中建寶城,奉安皇后、純惠皇貴妃。」原來,擠進皇貴妃陵墓的,就是乾隆的第二位皇后輝發那拉氏。

當年,輝發那拉氏在冷宮中病逝,至於她因何事爭執而斷髮而觸怒皇帝,至今也成謎。根據內務府檔案記載,她的整個喪事僅用了銀207兩9分4厘,費用不如一個低級官員。最終更遭草草丟進純妃的陵墓合葬。

事實上,乾隆這樣行事令不少官員不滿,御史李玉鳴更上書說道這事,結果令乾隆大為震怒,直接革職發配伊犁。十二年後,又有一書生上書乾隆,談到立后之事。乾隆即發怒,處斬了書生,此後,無人再敢提及繼皇后的事。而另一方面,乾隆幾乎把關於那拉氏所有的記載都抹掉了……

進曆書言天命指國祚800年 籠絡乾隆不成反被處決

歷代王朝篤信「天命」說,所以有不少人為討皇帝歡心,獻書言「天命」的人或事。尤其在朝代的初期或晚年,由於局勢動盪不安、人心浮動,「天命」能助皇帝及政權鞏固地位,所以深受青睞。不過,每當處於歌舞昇平年代,就不要這樣做,因為很容易被視為妖言惑眾,分分鐘殺頭。根據《清代文字獄檔輯》的軍機處檔案記錄,一宗發生在乾隆時期案件,就是如此。

據《清代文字獄檔輯·于敏中等奏審擬智天豹等折》載,乾隆四十四年(公元1779年)四月二十日,乾隆帝在拜謁皇陵時,侍衛在御道上拿獲一名百姓張九霄,自稱受師父智天豹委託,向皇帝獻上載有「大清國祚長達800年、乾隆帝將在位57年」等內容的曆書,希求皇帝恩賞。乾隆翻閱曆書後大怒,下令押張九霄入大牢,派人緝拿智天豹,一併由大學士于敏中等人嚴審。

經過連日審訊,案情逐漸明朗。據兩名主犯供詞,智天豹本是直隸省高邑縣人,起初在祁州開設藥舖,後因生意沒落,轉而到容城縣白溝河做行腳醫生,售賣膏藥。張九霄則是容城縣傭工,只因他曾到智天豹那處拿過幾劑膏藥,互相熟識起來。

古時,學醫之人往往也鑽研占卜相術,其中不乏沉迷者,而智天豹正屬此類。智天豹自幼便喜歡研究星象、曆法,行醫之餘,也不時替人占卜測運、攘除災禍,間中也有應驗時,便漸漸獲得「大師」稱號。

智天豹見行醫謀生越來越艱難,於是就希望向皇帝獻書言「天命」,望能鑿皇帝一筆。他根據自己推演,編寫一本名為《大清天定運數》曆書,進獻乾隆以仰邀皇家恩典,賜他一官半職。智天豹為取悅皇帝,便在曆書中預言,清朝國運將長達800餘年,乾隆帝將執政57年,而在他之後,還將有30多位皇帝出現,堪稱江山永固、社稷綿長。

就在智天豹偽造曆書過程中,張九霄因為做傭工並非長久之計,便央求前者收他為門徒,跟著他一起賣藥膏,智天豹答應了。智天豹也見張九霄老實,覺得為人可靠,於是在曆書編成後,謄寫了兩本,商定由兩人共同進獻給皇帝。張九霄雖然不懂書中預言孰真孰假,但聽說獻書能得富貴,便一口答應。

按照約定,兩人要在皇帝謁陵之際,將曆書呈獻給乾隆。可是智天豹因為腿疼難以走路,只好將書稿交給張九霄,讓他單獨呈獻。智天豹為使皇帝相信他所說的話,告訴張九霄,自己當年在駱駝崖採藥時遇見順治顯聖,才得到順治傳授曆書。智天豹要張九霄在獻書時將說話轉述給皇帝。

張九霄星夜兼程,如期達到皇陵。張九霄潛入皇陵,便跪在御道上獻書,隨即便被侍衛拿獲,並押送至皇帝前。乾隆看到曆書、聽到轉述智天豹的話後,非但沒有龍心大悅,反而下令將二人押入大牢,交由于敏中等人嚴審。

于敏中等人確信,這是一樁「江湖閑漢借獻書言『天命』,希求富貴」的案子,雖然還沒造成惡劣的社會影響,但所犯罪行極大。于敏中等人認為,智天豹不僅偽造曆書,且還在書中妄議清朝國祚長短,並謊稱遇見順治帝顯聖傳授,實屬妖言惑眾、其罪當誅。更加可惡的是,書中不僅直呼順治帝的名諱,還把乾隆在位時長定為57年,有誹謗先帝、詛咒當今皇帝之嫌。

據此,廷臣向乾隆建議:智天豹作為主犯,應照律凌遲處死;張九霄作為從犯,應照知情隱藏大逆者斬立決。建議上奏後,乾隆本著「寬宥」之心,據《清代文字獄檔輯》載:「智天豹著從寬改為斬決,至張九霄拜逆犯為師,代其呈獻逆書,亦應按律處斬。姑念其人本屬鄉愚無知,且不識字,情尚可憫。張九霄著從寬改為應斬監候,秋後處決。餘依議。並將此通諭中外知之。欽此。」智天豹、張九霄獻書言「天命」案,最終以悲劇收場。

乾隆最後寵妃先被冷落八年 靠太后公主迂迴得寵

乾隆皇帝是歷史上著名的風流天子,一生單有封號的妃嬪就已經有41位。數量是整個清朝當中,僅次於他的祖父康熙。乾隆一生寵愛過的妃嬪眾多,從早期的富察皇后,到中期的令妃,再到晚期的惇妃,都曾寵冠後宮。

我們可以說,富察皇后是讓乾隆忘不了的完美妻子及戀人;令妃魏佳氏也許因為「好生養」,十年內生六胎,也受到乾隆百般疼愛;那麼,惇妃就應該是讓乾隆重拾青春的鮮嫩情人。惇妃汪氏入宮時17歲,當時乾隆已52歲,二人相差了整整35年,真正老夫少妻。

當惇妃汪氏初入宮時,令妃正得寵,後宮佳麗又眾多,所以一度默默無聞,並受乾隆青睞。汪氏在最底層的「常在」呆足八年,直到25歲仍未能獲得乾隆一幸。幸好,汪氏以其賢淑溫婉的性格,採取「曲線邀寵」的方式,一直盡心盡力地伺候皇太后。汪氏日後正憑藉著「伺候奶奶」成功上位。

眾所周知,乾隆是名大孝子,儘管當時年過半百,但依然對生母鈕祜祿氏孝順有加。汪氏可拿準這點,利用各種機會攀結太后,常到壽康宮去請安,與皇太后聊天解悶,逗她開心,久而久之,汪氏成了太后身邊的紅人。

汪氏既然已得太后歡心,也不時訴一訴苦,希望乾隆能讓她過上正常妃嬪生活。太后同情汪氏,便在乾隆面前說些好話。乾隆見汪氏美麗可人,也深得太后歡心,於是對她大為改觀。汪氏終於在入宮八年後晉升為永貴人,十個月後又晉升為惇嬪。此後,年輕貌美的惇嬪獨得恩寵,成為乾隆身邊第一紅人,並在懷有公主期間,間被晉升為妃。

三年後,29歲的惇妃生下皇十女和孝公主,這一年乾隆已經64歲(同年令妃去世),老來得女的乾隆喜不自禁,對這位小公主極盡寵溺,雖然和孝公主並非嫡女,但乾隆對她的溺愛卻遠超不少皇女,不僅經常賞賜她稀世珍寶,據統計,公主所獲寶物多達二百四十多件。乾隆還破例封她為「固倫公主」(「固倫公主」是皇帝嫡女的稱號)。固倫和孝公主由於長相頗似其父,也英武果決,喜好騎射,更得乾隆歡心。據載,乾隆不止一次跟小公主講,如果她是個皇子的話,必然會被立為儲君。《嘯亭雜錄》載:「和孝公主,惇妃所生,為純皇帝最幼女上甚鍾愛,以其貌類己,嘗曰:『汝若為皇子,朕必立汝儲也』。」

乾隆寵幸固倫和孝公主的程度,即使乾隆死後,其繼位之子嘉慶也要忌三分。當嘉慶要將乾隆寵臣和珅賜死抄家時,其兒子豐紳殷德,也許就是因為娶了固倫和孝公主為妻,而能避過一劫,未遭株連。

講回惇妃生下固倫和孝公主後,在後宮中的地位達到頂峰。她仗著皇帝寵幸,又有和孝公主,脾氣亦見長,常因雞毛小事,對身邊的太監宮女連打帶罵,行為囂張。據《清史稿》載,在和孝公主三歲時,惇妃居然活活打死一名宮女,乾隆聞訊勃然大怒。按宮中規矩,妃嬪擅自殺人要重罰,惇妃按理應打入冷宮,並交出和孝公主撫養權。當和孝公主知道要和母親分離,哭鬧不停,乾隆憐憫,只好讓惇妃依舊撫養公主,只是降惇妃為惇嬪。但沒多久,惇嬪便又晉升為妃,而這一切也與乾隆疼愛小公主不無關係:「惇妃,汪氏。嘗笞宮婢死,上命降為嬪。未幾,復封。」

不過此事過後,惇妃變得老實,再不敢囂張跋扈,惹是生非。惇妃陪伴乾隆36年,當乾隆駕崩後再活了7年,直到嘉慶十一年(公元1806年)正月才薨逝,享年61歲。惇妃死後,葬於葬清東陵裕陵妃園寢內。

岳飛後人為清效力招來是非 乾隆重新錄用立大功

宋代抗金名將岳飛有名後人為清廷效力,與先祖一樣位高權重,惹起皇帝雍正懷疑,被貶險死。後來乾隆重新起用他,助清平定大金川之亂,獲得極高評價。

宋代抗金名將岳飛,是一代民族英雄。他的「精忠報國」的精神,多年來激勵著不少後人。他的故事滿腔熱血壯志未酬,他的死讀起來也令人為之動容。幸好,他的多名兒子倖免於難,家族一直香燈延續。比較著名的後人,也許不少人也聽過,就是岳鍾琪,一生也為朝廷效命。

岳鍾琪是清代康熙、雍正、乾隆時期將領。他是岳飛第二十一世孫,岳飛三子岳霖的嫡系後裔。

岳鍾琪出生於康熙二十五年(公元1686年),他的父親岳升龍是康熙朝的議政大臣、四川提督,也是一代名將,曾隨康熙出征並建立功勳。康熙帝曾賜予匾聯:「太平時節本無戰,上將功勳在止戈」。岳鍾琪出身在軍旅家庭,從小就熟讀兵法、習武射箭。讀書之餘也說劍論兵。

岳鍾琪從小就表現出卓越的軍事才能,《清史稿》本傳這樣記載岳鍾琪的形貌:「鍾琪長身赬面,隆準而駢脅。臨陣挾二銅錘,重百餘斤,指麾嚴肅不可犯。」20歲時,他跟父親帶兵打仗,從此開啟他征戰生涯。

康熙五十六年(公元1717年),準噶爾部落叛亂,出兵佔領西藏。康熙於是派出十四阿哥胤禵為撫遠大將軍趕赴青海督戰。岳鍾琪為四川永寧協副將,帶領600精兵作先鋒。此戰中,岳鍾琪用兵如神,收復理塘、巴塘,為大軍入藏掃清道路。次年,清軍從青海和四川分兵兩路進兵西藏準噶爾,岳鍾琪再為前鋒。他審時度勢,敢於進言獻策,作戰時身先士卒,最終成功平定準噶爾部。及後論功行賞,岳鍾琪獲升任四川提督。

康熙去世後,雍正繼位。雍正元年(公元1723年),青海和碩特部羅布藏丹津發動叛亂。雍正任命川陝總督年羹堯為撫遠大將軍,岳鍾琪為征西副將軍,參贊大臣,揮師西征。在平定羅布藏丹津叛亂中,岳鍾琪再次展現運籌帷幄的軍事才能。《清史稿》載:岳鍾琪「一晝夜馳三百里,不見虜乃還,出師十五日,斬八萬級」。此戰後,叛軍無力抵抗投降。岳鍾琪因戰功被封為太子太保、三等威信公,兼任甘肅提督。雍正三年(公元1725年),岳鍾琪再兼甘肅巡撫。

岳鍾琪及後因年羹堯被貶,接手了年羹堯的工作,任川陝總督、加兵部尚書銜。此時的岳鍾琪,手握川陝甘三省兵權,聲震朝野。在清代前期,漢人拜大將軍的僅岳鍾琪一人,然而風光背後埋藏禍根。

自清兵入關起,重要軍官多由滿族擔任,避免漢人叛變。岳鍾琪以漢人身份承當軍政大權,位高權重,朝中遭非議,也惹起重臣嫉妒。雍正五年(公元1727年),雍正帝收到消息指:「成都訛言鍾琪將反」,也解到為嫉妒者上書,最終查實;其後更有人勸岳鍾琪造反,最終岳鍾琪假裝同意,反過來抓捕滋事者。事後雍正褒獎,軍事上仍委他重任,責令進擊準噶爾部叛亂,但暗中已起疑心。

其後,準噶爾可汗噶爾丹策零再次叛亂,岳鍾琪再度上陣,卻馬有失蹄。本來戰事一直很順,可惜後來不慎被叛軍偷襲遠征最重要的糧倉,還貽誤軍機。雍正勃然大怒,削去岳鍾琪三等公爵和太子太保的封銜,降為三等侯。岳鍾琪回京後,又被以「誤國負恩」的罪名,剝奪了所有官職,並「交兵部拘禁候議」,被逮捕入獄。結果在大牢裡待了兩年。

兩年後有判決,本來是斬決,但雍正臨時又改成「斬監候」,相當變了死緩。一度叫岳鍾琪賠償軍需的損失共70萬兩。

岳鍾琪雖留下一線生機,但人生已從巔峰跌落低谷。後來雍正駕崩,乾隆繼位,大赦天下,岳鍾琪被放了,從此住在成都郊外,粗茶淡飯,深居簡出。岳鍾琪本以為可安享晚年,誰知還有麻煩。乾隆相當揮霍,且在大金川叛亂的戰事上花了不少錢,也沒能搞定。於是,他想起了當年岳鍾琪還欠雍正的70萬兩,於是找岳鍾琪,岳鍾琪拿不出。於是,乾隆叫岳鍾琪上戰場,說打了勝仗就可以抵銷。

當時,已經六十多歲的岳鍾琪沒辦法,只好再披甲上陣。沒想到岳鍾琪勇猛不減當年,老當益壯,不到一年便平定了大金川之亂,大獲全勝。乾隆皇帝十分高興,免掉他的債務。由此岳鍾琪為開拓西部做出重要貢獻,後來乾隆評價岳鍾琪為「三朝武臣巨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