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倚天劍」削鐵如泥非傳說 戚繼光: 倭寇寶刀可以

金庸小說之所以受歡迎,是因為他融合小說、歷史、傳奇,也能將王朝及江湖內容深刻展現。金庸筆下將歷史與傳奇混為一談,不是歷史真實,但能展現歷史本質與其實中華精神風貌。武功是武俠小說的靈魂,能與角色性格結合。武功如是,擁有絕世武器也如是。

金庸小說中,武俠們耍拳指掌腳氣功為多,但偶爾也有神兵利器。《倚天屠龍記》中,楊逍父女拿來鎖小昭的那根鐵鍊,就是用:「明教上代教主得到一塊天上落下來的古怪殞石」提煉的金屬所製造,「其中所含金屬質地,不同於世間任何金鐵」,不過,「削鐵如泥」的倚天劍,一下把它削斷了,可見倚天劍的威力。

這種帶有神秘色彩的情節,確有歷史承托。就上段所說的鐵鍊製作的物質,據內地著名年青專欄作家李開周指,早在商朝先祖,已學會從鐵含量較高的隕石,冶煉出一些不太純的鐵和鎳,再將鐵和鎳加熱,打成薄刃,與青銅鑄接,製作成比普通青銅兵器更堅硬、更鋒利的兵器。據考古學家在1972年,於河北出土了一件商代鐵刃銅鉞,經檢測與計算分析物質為隕鐵,如果以鉞去劈砍青銅劍,應該可以把劍劈成兩截。

事實上,地球上的銅元素的含量遠低於鐵元素,再者,銅礦石的還原性比鐵礦石強,即使古時幾乎沒有冶煉技術可言,火溫較低也能把銅從銅礦中還原。所以,當時鐵器時代之前,高溫冶煉技術未出現,先人就會從隕石中尋找原材料,將這些由外太空降落地面的「天賜」瑰寶,鐵含量極高,只要放到炭火一燒,雜質極少的鐵就能提取出來。又因為隕鐵極罕見,所以對於古人來說非常寶貴,將之打造成兵器亦相當奢侈。以隕石原料製作的種種,也往往被視為珍品。

古人認為,從隕石中提煉出來的那些隕鐵「神奇元素」,可以製造出比鐵刀、鐵劍還要神奇的兵器。那麼,金庸筆下的倚天劍,能將之輕易砍斷,那麼就更顯倚天更神。

倚天劍除了在《倚天屠龍記》中,明代羅貫中所著的通俗小說《三國演義》也視之為最著名的神劍:「魏武帝初時有兩劍,曰『倚天、青釭』。其利斷鐵如泥,一自佩,一賜夏侯恩。」那麼,在現實中,能不能造出真正削鐵如泥的兵器?

兵器能削鐵如泥,有較具體記載在明代,抗倭名將戚繼光的《紀效新書·手足篇第四·長刀解》中有載:「長刀,自倭犯中國始有之……我兵短器難接,長器不捷,遭之者身多兩斷。」換句話說,日本倭寇的寶刀非常鋒利,可以砍斷明軍的短刀和長槍。

日本刀更早在北宋時期,文學、史學家歐陽修已盛讚過,《日本刀歌》:「昆夷道遠不復通,世傳切玉誰能窮?寶刀近出日本國,越賈得之滄海東。魚皮裝貼香木鞘,黃白間雜鍮與銅。百金傳入好事手,佩服可以禳吉凶。」他說,傳說西域崑崙山出寶刀,可切開堅硬玉石,歐陽修沒見過,但他見過日本刀,刀鞘刀身精美,在北宋一把能賣一百兩銀。只是到了戚繼光時,有了與削鐵如泥相近似的形容。

日本人比起中國較晚進入鐵器時代,冶鐵與鍛造技術完全學自中國,但他們精益求精,後來居上,最終造出更精良兵器。李開周更指,在《宋史》、《元史》、《明史》、《清史稿》以及《乾隆實錄》中,都有日本人將他們自鑄的精良刀劍進貢給中國帝王,帝王再將之賞賜親信大臣。

廣告

緬甸果敢地區 用漢語漢字人民幣但不屬中國

果敢自治區位於緬甸北部,在籍人口約14萬,接壤中國雲南西部,以原籍中國的漢人佔絕大多數,世居緬北的漢人在緬甸國內被定義為「果敢族」,具有緬甸官方法定少數民族的地位。這個地方,人們都說漢語,寫漢字,通用人民幣,是因為這裡擁有深厚的中國歷史淵源。

果敢地區,在古代屬於「地方土司」管理的地區,未成為中央集權國家直接統治;由於地形崎嶇複雜,交通不便,令民族組成多樣化。早在上古時,這個地方為「哀牢」,屬於西南夷百濮系統。西漢時期,武帝派人開通西南夷打通到身毒(今印度)的道路,於元封二年(公元前109年)派兵攻打哀牢。到了東漢時期,哀牢內附,屬東漢永昌郡西南邊陲。到了三國時期,蜀漢丞相諸葛亮在平南時留下「炮樓」遺蹟。在大理國時期,劃屬永昌府孟纏甸範圍。

元明時期,果敢地區分屬雲南省鎮康路、孟定路孟纏甸的一部份。明代,果敢則流轉於多個土司之間。到了1644年,明朝正式滅亡,後來永曆帝朱由榔的南明政權被清軍、吳三桂多次追打,最終永曆皇帝只好率領殘部逃到緬甸境內,但永曆被吳三桂抓到,回國處死,不過追隨著永曆帝的大批漢族平民,還留在緬甸境內。

這算是當地最早期的中國移民,開始當地人對他們不友好。經過百多年抗爭,當地漢人取得控制權,當時,楊林元在當地成立「緬甸撣邦果敢自治區」,也就是如今的果敢地區。楊林元家族後來一直統治著果敢,世代向清朝稱臣納貢,也因當地距離清代政治中心極遠,一直安然無恙。至1840年,第四代領導者楊國華,被清朝冊封為世襲果敢縣土司。

到了晚清時期,地緣格局發生變化。1839年起,中英鴉片戰爭爆發,英國轟開中國國門,及後1886年,英國吞併緬甸貢榜王朝,同時將緬甸北方臣服於緬甸的土司也納入英屬印度。這時,由楊氏家族掌控的果敢地區陷入危機,於是他們立刻向英國奉承,才能夠繼續控制著果敢地區。

1894年,中英簽訂了《中緬邊界條約》,規定果敢屬於中國領土,但三年之後,英國又要求簽訂《續議滇緬界務條約附款》,這份條約又將果敢劃入緬甸。不管怎樣,當地也由楊氏家族人控制,直到1948年,二戰後緬甸獨立,這時,果敢地區的歸屬就起了爭議。

當時楊氏家族管理者叫楊振材,他堅稱果敢是中國領土,因為居住都是中國人,也說漢語用漢字,但緬甸還是收回果敢控制權。當時,中國第二次國共內戰爆發,根本沒時間管這些小事,於是果敢成緬甸領土。新中國成立後,果敢地區也跟中國內地一樣,始終沒變過。 1962年,中緬兩國正式對果敢區域的歸屬問題談判,本著「尊重歷史,照顧現實」的精神,果敢最終成為緬甸領土。

果敢地區,接壤中國雲南,當地的流通的貨幣都是人民幣,說的也是漢語,學生用的教程也是雲南的教程,電話服務用中國移動或中國聯通,電力由中國南方電網提供。儘管如今的果敢跟中國境內幾乎一模一樣,走到大街上,隨處可見漢字題寫的招牌、廣告有,街上的商販跟顧客討價還價也用漢語,但這裡並不屬於中國。

金庸《鹿鼎記》陳近南歷史原型 助鄭成功抗清

金庸生前多部武俠小說著作,聞名於世。當中《鹿鼎記》,為其長篇小說最後之作,講述康熙初期,主人公韋小寶的師父、天地會總舵主陳近南,是一位義薄雲天、正氣凜然的大英雄,所謂:「平生不識陳近南,就稱英雄也枉然」。他為完成「反清復明」事業,鞠躬盡瘁、死而後已。

有不少人都認為,陳近南就是歷史上明鄭時期的陳永華。民間傳說中,鄭成功為了反清復明,開創天地會,潛伏於中國大陸,後傳予陳永華,化名陳近南。

雖然,陳永華應該不太可能像小說中武功高強,但確實是明鄭時期飽讀詩書的智囊軍師,也是台灣歷史上有名的文人。陳永華因為幫過鄭成功及鄭經兩父子,為他們擬定政策之類,因而有「鄭氏諸葛」之稱。

陳永華生於福建省漳州府龍溪縣,自幼飽讀詩書、才華出眾。在清軍攻閩期間,陳永華父親陳鼎,因被清軍所迫自殺,陳永華便到夏門投靠鄭成功,並得到兵部侍郎王忠孝的賞識、推薦。鄭成功將陳永華招來談論時事,結果發現他謀略深遠,驚奇之餘稱讚他是當世的「臥龍先生」。這次會談後,鄭成功任命陳永華為參軍,這一年為公元1648年,陳永華才15歲。

十年後(公元1658年),鄭成功規劃北伐,諸將大多認為此事難成,唯有陳永華力挺鄭成功,聯合魯王朱以海的大將張煌言,沿海路進攻江南。陳永華清晰分析時局,令鄭成功讚歎不止,於是出征期間命他留守廈門,輔佐世子鄭經,並告訴鄭經要以師禮對待陳永華。

北伐失敗後,鄭成功為擺脫困境,將注意力轉向台灣。他率部隊於公元1661年跨海,踢走荷蘭人收復台灣,大力經營寶島。《清史稿·陳永華列傳》載,陳永華這時作為他的謀主,幫助其制定法律、職官系統,立功極多:「制法律,定職官,興學校。」

公元1662年6月鄭成功去世,遺言由弟弟鄭襲即位,並下令誅殺有罪的鄭經。但在陳永華等人輔佐下,鄭經在同年12月擊敗鄭襲,成功奪取「延平王」的位子。鄭經上台後不久,更大的考驗便來,助他渡過難關的,正是諮議參軍陳永華。

事緣,荷蘭殖民者雖然被鄭成功趕出台灣,但並不甘心,為重奪寶島,與清朝建立軍事同盟。公元1663年11月,清荷聯軍趁鄭氏集團內亂、人心不穩,發兵攻打金門重創鄭軍。此役清軍順勢佔據金門、廈門,迫使鄭經退軍銅山城。次年6月,荷蘭軍隊又跨海佔據雞籠(即現今基隆)。

此時,鄭經軍中降清者甚多,就連鄭經親信也多勸降。鄭經對降清猶豫不決,便徵詢陳永華意見。陳永華為他分析形勢,稱若貿然降清又得不到理想中的待遇,會被世人嘲笑,不如退守經營台灣,等待反攻時機。鄭經覺得很有道理,依計行事。

公元1664年12月,清荷聯軍由金門出發進攻台灣,中途因颱風無功而返。事後,康熙下令暫停進攻,轉而實施嚴厲海禁,5年後,因為補給困難和缺乏商機,荷蘭人被迫退出雞籠。

據南明將領之子江日昇所著的《台灣外紀》記載,鄭經退居台灣後,陳永華認為當務之急乃是興辦教育、培養人才,以保障島內有足夠的精英來輔政安民、反清復明:「擇地建聖廟、設學校,以收人材。庶國有賢士,邦本自固,而世運日昌矣。」鄭經認為有理,便命陳永華主管此事。陳永華於是創建一套完整教育體系:全台設立國子監作為最高學府,各府、州、縣則分別設立府學、州學、縣學,規定凡適齡子弟須入學就讀。陳永華還推行科舉制。經過數年努力,台灣島日益文明開化。

鄭氏政權撤回台灣9年後,大陸「三藩之亂」爆發,鄭經遂趁此良機,與耿精忠會師伐清,並命陳永華以東寧總制使(相當於宰相)的身份,輔佐其子鄭克臧監國。「三藩之亂」持續了八年,但由於聯盟內部勾心鬥角,導致反清大業無果而終。康熙十九年(公元1680年),鄭經在大陸的據點再次被悉數「收回」,無奈退回台灣。

鄭經退回台灣,島內的政治傾軋日漸加劇,陳永華在同僚馮錫範、劉國軒的排擠下辭職,並在龍湖岩隱居,沒多久便鬱鬱而終,享年才46歲。陳永華去世後,鄭經不僅給予他「文正」的諡號,而且還親臨弔喪。陳永華死後,葬於今台南縣柳營鄉果毅村,在清朝統一台灣後,遷葬泉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