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

魯迅髮妻守活寡30年 毫無怨恨:先生對我不錯

清末民國年間,出現不少新事物、新思潮和新活動,大多來自西方。有人追求男女平等、自由戀愛,這就稱為「時髦」。這時,催生一大批新式婚姻下的男女,卻有一大批傳統女性「受害」。她們與抱著新思想的丈夫結婚,卻一生得不到真愛,最終在寂寞、孤獨中悄然離世。如此悲劇的女性並不在少數,其中大文豪魯迅的髮妻朱安就是典型例子。

朱安生於浙江紹興一戶商人家庭,祖上曾做過官員,是在當地算有地位的人家。朱安的父母比較保守下,自幼讀書並不多,接受女德教育,成為性情溫順、思想傳統的閨秀。1899年,年已21歲的她經親戚撮合,與當地一位周姓前京官的長孫定下婚約,未婚夫就是魯迅。

原名周樹人的魯迅當時只得18歲,就讀於江南陸師學堂附設礦務鐵路學堂,因為受到赫胥黎《天演論》等書的影響,渴望學習西方先進知識。到他於1901年從學堂畢業,沒有著急完婚,而是在當年以公費生身份赴日本留學,攻讀醫學。

周老夫人看見未過門的媳婦,熬成老姑娘了,家中長子魯迅又遲遲不提「結婚」,讓老夫人操碎了心。在1906年,周老夫人謊稱病重想見兒子,騙魯迅回國,並逼著他跟朱安完婚。魯迅不願違母意志便拜堂。當他發現新娘子面黃尖頦、大嘴寬額,沒有圓房,婚後第三天更離家出走,再赴日本。

朱安自從魯迅拒絕跟她圓房,悲劇就此開始。在此後漫長的30年間,朱安空守「正妻」的名頭。1927年10月,魯迅與自己任教北京女子高等師範學校時的學生許廣平相戀,並在上海同居。兩年後,許廣平為魯迅生下獨子周海嬰。

魯迅跟許廣平的結合及周海嬰的誕生,正妻朱安善良單純,很快學會釋然,不僅善待許廣平、周海嬰,而且經常笑著對人講,大先生(朱安對魯迅的尊稱)的兒子,也是她的兒子。魯迅也許能體會到朱安心裡的苦,一度考慮過跟她離婚。然而在當時仍然是「禮教會吃人」的年代,被丈夫休掉的女人會遭受鄙夷、唾棄,結局也悲,魯迅始終沒有下定決心。正因如此,所以魯迅才多次對友人說:「她是我母親的太太,不是我的太太。這是母親送給我的一件禮物,我只負有一種贍養的義務,愛情是我所不知道的。」

朱安在紹興服侍奶奶13年,1919年又跟隨她搬到北京魯迅的住所,並主責家務。朱安與魯迅間僅維持著形式上的夫妻關係,每天只有三句日常的對話。雖然朱安每日生活在痛苦中,但她對魯迅、許廣平卻毫無怨恨,對別人提起「丈夫」時,總是反覆地說先生對她不錯。

魯迅在名義上與朱安維持30年的夫妻關係,於1936年他撒手人寰,朱安成了「寡婦」。魯迅去世後,許廣平開始承擔周老夫人及朱安的生活,而魯迅的弟弟周作人也會按月給一部分錢,但自從周老夫人去世後,朱安便謝絕周作人的救助。

當時處於抗戰,社會動盪、物價飛漲,朱安生活極度拮据。儘管如此,她還是有原則、有骨氣,謝絕各界人士捐款,也絕不用魯迅的遺作換取援助。這段時間裡,朱安也對許廣平和周海嬰有深刻思念,多次寫信邀請許廣平由上海往赴北平居住,讓周海嬰寄照片給她看。

1947年,孤苦無依的朱安一病不起,死前希望死後能葬在丈夫身邊,也希望能見到許廣平、周海嬰,可惜最終無法實現。6月29日凌晨,朱安在孤獨中離世,終年68歲。朱安死後,葬於北平西直門外保福寺,孤零零,沒有墓碑留下。

廣告
More Stories
戰功顯赫卻被賜罰酒 忠心阿桂為何高興一飲而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