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

玄武門之變遭篡改 唐代史學家記錄謊言始末

武德九年八月初九,李世民在東宮顯德殿即皇帝位,是為唐太宗。李世民在位期間,勵精圖治,虛心納諫,開創史稱「貞觀之治」的局面,因此,李世民也成為中國歷史上明君的典範。不過李世民即位後,曾經篡改史書,編造過一個謊言,一直欺騙後世上千年。

要了解李世民篡改歷史,要從李世民閱看國史講起,這就要了解古代寫史制度:中國歷代都會設置專門記錄和編撰歷史官職,這些叫作「史官」,唐代劉知幾撰《史通》稱:「史官之作肇自黃帝,備於周室。」。「史官」主要可分為「記錄類」和「編纂類」兩者,到了後來演化為專門負責記錄的「起居注」史官和「史館」史官。

「史館」史官專門編纂前代王朝的官方歷史,至於「起居注」史官會隨侍皇帝左右,記錄皇帝言行與政務得失。為了確保史料客觀,中國古代有個不成文的規定,就是皇帝都不能閱讀記錄內容,但最終被李世民開了先例。幸多得唐代史學家吳兢所撰《貞觀政要》,記錄了李世民如何破壞這個規矩。

據載,貞觀十四年,李世民在召見宰相房玄齡時,提出了自己看國史的想法,不過他先兜了一個圈,曰:「朕每見前代史書,彰善癢惡,足為將來規誡。不知自古當國史,何因不令帝王親見之?」對此,房玄齡解釋:「國史既善惡必書,庶幾人主不為非法。上應畏有件旨,故不得見也。」

這時,李世民非常機智,說:「朕意殊不用古人。今欲自看國史者,蓋有善事,固不須論;若有不善,亦欲以為鑑誡,使得自修改耳。卿可撰錄進來。」皇帝這樣說,房玄齡也不敢不答應,於是撰武德、貞觀《實錄》各二十卷呈上御覽。

李世民這一看後就看出問題,他發現關於玄武門之變的記載「語多微文」。於是李世民找來負責監修國史的房玄齡,對他說:「昔周公誅管、蔡而周室安,季友鴆叔牙而魯國寧。朕之所為,義同此類,蓋所以安社稷、利萬民耳。史官執筆,何煩有隱?」

原來,史官在記載玄武門之變時,似乎是用語不當,引起了李世民不滿。同時,李世民還為這件事「定調」,把自己發動兵變,殺死太子李建成、齊王李元吉的行為說得「冠冕堂皇」、「正義凜然」。我們後世看到的典藏,無論是《舊唐書》、《舊唐書》,還是《資治通鑑》,都是以唐朝國史為材料,而這正是李世民篡改後的記錄。

按照史書說法,太子李建成庸劣無能,而李世民則是戰功赫赫,因此引起了李建成的妒忌,千方百計的迫害李世民,甚至下毒酒。之後,李建成又計劃利用突厥進犯的機會,削去李世民的兵權,除掉李世民。李世民被逼無奈之下,出於自保,是被迫發動玄武門之變。

這種說法流傳很廣,但其實這段是李世民篡改的歷史。雖然「玄武門之變」歷史細節至今難以有一個詳細客觀的描述,不過從篡改行為來看,李建成並非昏聵無能之輩,而李世民發動兵變,也不是一個光明正大的行為。

在玄武門之變中,李世民親手射殺兄長李建成,害死親弟李元吉,之後將十個侄子處死,最後逼迫父親李淵退位。以傳統的綱常理論來看,這必是大逆不道的行為。李世民親觀國史,篡改史書的目的,就是為了掩飾這一切。

廣告
More Stories
隆科多助雍正登位坐穩 因知太多繼位秘密遭削權軟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