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陀僱傭兵大唐守護神 五代中原興起彪勇漸失

在唐末五代的歷史舞台,有一支強悍的異族武裝,曾在中國歷史上發揮過關鍵作用,他們人數不多,但被視為大唐保護神,也親手締造三大中原王朝,在歷史長河中留下濃墨一筆-沙陀。

在中國歷史教科書中,描述沙陀的主要為唐朝在平定安史之亂時,借用了他們的士兵平亂,及至後來鎮壓黃巢起義的過程時,唐朝更幾乎完全倚靠他們。至於他們的前世今生,也相當傳奇。

沙陀本名「處月」,並非一個獨立民族,而是隸屬於西突厥的小部落。處月部落在唐太宗年間居住在今天新疆準噶爾盆地東南、天山山脈東部巴里坤一帶,因境內有大沙漠,所以俗稱為「沙陀」。後世因其俗稱來指代處月部落,反而「處月部」本名漸漸為人所忘。《新唐書·沙陀列傳》載:「沙陀,西突厥別部處月種也…處月居金娑山之陽,蒲類之東,有大磧,名沙陀,故號沙陀突厥云」

永徽五年(公元654年),唐高宗用兵西突厥,在征服處月部落後,在其故地設金滿、沙陀二羈縻州。沙陀雖然部眾人數很少,但全精於騎射,自從附唐後,屢次受唐室驅使作戰。武則天在位時,其酋長沙陀金山因參與征伐鐵勒等部有功,還曾被授予金滿州都督的職務。

沙陀內附百餘年後,中原發生安史之亂,吐蕃趁河西唐軍主力東調、防務空虛,接連攻陷碎葉、龜茲、于闐、疏勒「安西四鎮」,並征服沙陀部。吐蕃久聞沙陀兵剽悍,所以將其編入軍隊,《沙陀列傳》載:「吐蕃寇邊,常以沙陀為前鋒。」每次出征作戰,經常用沙陀騎兵作前鋒。

然而吐蕃雖倚重沙陀兵,但對部眾無比酷虐,漸漸惹起沙陀反抗。吐蕃征服沙陀後,起初將他們由故地遷往甘州,後又準備將他們遷往黃河以西苦寒之地。酋長朱邪盡忠及其子朱邪執宜不甘心坐以待斃,遂於元和三年(公元808年)率部眾三萬,重歸唐朝。

沙陀東返之途驚心動魄,路上遭遇吐蕃大軍重重圍堵,損失慘重,甚至連朱邪盡忠也戰死於沙場,但強烈求生欲,最終支撐沙陀人殺出重圍,回歸大唐。等到他們抵達靈州邊境時:「執宜裒瘢傷,士裁二千,騎七百,雜畜橐它千計,款靈州塞。」,沙陀部眾不到原來總數的三分之一,當中能作戰的僅有兩千名步兵、七百騎兵。

沙陀殘眾東歸唐朝,被靈鹽節度使范希朝安置在鹽州。之後流散於各處的沙陀相繼還部,使得沙陀勢力逐漸增強。范希朝調任河東節度使時,又將沙陀部遷往河東,並從其中挑選出1200多名精悍勇士充軍,這一班就是我們所知的「沙陀軍」。此後,沙陀軍被用於外禦異族侵擾,內平藩鎮叛亂,成為唐朝軍隊系列中,最強悍的僱傭兵團。

沙陀軍自從出現在中晚唐歷史舞台後,參與一系列戰事,無論是唐憲宗討伐強藩成德王承宗、淮西吳元濟;武宗對澤潞藩鎮劉稹用兵;宣宗出擊吐蕃、党項、回鶻等戰事,無一例外都是由沙陀兵來取得勝利。

自唐懿宗(公元859年)開始民變四起,沙陀兵又協助唐軍討平龐勳、黃巢之亂,幾乎以一己之力挽狂瀾,不斷為大唐續命,堪稱唐朝「守護神」。沙陀事實上在四處征戰同時,還蓄養實力,實力幾何倍增,控制地盤也不斷擴大,所以等到李克用擔任首領時(李克用也因戰功被唐朝封為晉王、河東節度使),沙陀儼然已具備問鼎中原的實力。

當朱溫滅唐,建立後梁,開啟了五代之局。勢若水火的李克用、李存勗父子,卻毅然扛起光復大唐的旗幟,以河東一隅之地對抗朱溫父子佔據的中原。鏖戰十多年,終於以小吞大,「滅梁興唐」。此後二十多年間(公元923-951年),中原興起的後唐、後晉、後漢三個王朝,君主無一例外全是沙陀人,沙陀進入了在中原的極盛期。

然而,沙陀人輝煌也短暫,馬人得天下後,彪悍勇士下馬坐享榮華,銳氣盡消,再加上跟漢人的大規模通婚、四散稀釋,漸漸地便不復當年之勇。所以,等到漢人王朝後周創建後,沙陀人影響一天不如一天,終於在北宋初年被漢人同化,再消失於歷史長河。

廣告

發表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