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州唐宋有外貿現隱憂 波斯大食趁安史之亂洗劫

早在唐宋時期,廣州已成為中國乃至東亞第一大商港,隨著外貿聯繫密切,大量外國人來到廣州經商及居住,當中以大食人最多。然而,他們隨著人數越來越多,帶來的並非只有商機,還有危險。據了解,在唐肅宗年間,大食人更夥同波斯人攻陷並劫掠廣州。這事情的一切,要從唐朝向大食借兵平定安史之亂開始講起。

「大食」是唐宋時期阿拉伯人的專稱。唐朝建立之初,統一後的阿拉伯人開始在中東西亞狂飆突進,重創當時已腐朽的波斯帝國及拜占庭帝國。公元637年,阿拉伯大軍在卡迪西亞會戰 (Battle of al-Qādisiyyah) 中,以少勝多重創波斯薩珊王朝軍隊,隨後攻陷其都城泰西封,迫使皇帝伊嗣俟三世(《舊唐書》稱其為伊嗣侯)向東方逃遁,波斯就此被阿拉伯人征服。

大食佔領波斯後勢力深入到中亞,逐漸與在該地建立起統治地位的唐朝發生摩擦。大食意圖與唐朝爭奪西域,連番騷擾及劫掠唐朝在西域的屬國,逼使他們信奉伊斯蘭教,充當自己的附庸。

唐朝在肅清西突厥阿史那賀魯叛軍、穩定西域局勢後,率先支持波斯流亡王子卑路斯復國,隨後又與大食兵戎相見。雙方在西域交手多年互有勝負,雖然大食在公元751年的怛羅斯戰役後一度處於上風,但未能處於絕對軍事優勢。

然而,就在怛羅斯戰役後的第四年,因為唐朝內部發生安史之亂(公元755-783年),肅宗為平定叛亂,除在國內四處徵集兵力外,還向回紇、大食等國求助,懇請他們出兵助唐平叛。雙方互為敵國,勢成水火,波斯本來不會答應請求,卻因金錢關係最終決定出兵助唐。而大食答應出兵,也有另一個原因,就是唐朝承諾會聯合一起,對抗對兩國都形成威脅的吐蕃。

史書並沒有記載大食援軍的人數,不過大食兵曾在唐朝收復洛陽、長安兩京的過程立下奇功,據《舊唐書·西戎傳》載:「至德初,遣使朝貢。代宗時為元帥,亦用其國兵以收兩都。」據指,在這批大食兵中,肯定有為數不少的波斯僱傭軍。大食兵在唐朝的活動範圍,本來集中在洛陽、長安,但為何之後在廣州出現,並鬧出大事件?原來,在安史之亂期間,吐蕃趁唐朝西域、河西走廊防守空虛,奪取了該地區,截斷大食兵由陸路回國的通道。所以,唐朝只能禮送他們到廣州,然後乘大食商船回國。

在唐朝時期,大批大食商人已在廣州聚居經商,在當地人口中佔據相當大的比例,這種現像一直保持到元末。然而,大食商人絕非普通的買賣人,而是一支強大的武裝商團,擁有自己的私兵和戰艦,一旦遇到危險就隨即投入戰鬥。據《資治通鑑》載,在唐高宗光宅元年(公元684年),廣州都督路元睿就曾因掠取外國商船的貨物,被「崑崙奴」擊殺:「元睿暗懦,僚屬恣橫,有商舶至,僚屬侵漁不已。商胡訴於元睿,元睿索枷,欲系治之。群胡怒,有崑崙袖劍直登聽事,殺元睿及左右十餘人而去……」這裡說的「崑崙」,極可能就是被大食僱傭的黑人私兵。

大食武裝商人為廣州帶來安全隱患,當他們祖國的軍隊來廣州,就更加變得肆無忌憚,聯合起來作惡。大食、波斯兵貪圖廣州的繁華富庶,又見防守空虛,索性回國前,與大食商人聯合攻陷城池,大肆劫掠,然後燒毀府庫、民宅,再乘船渡海回國。《舊唐書·波斯國》載:「乾元元年(公元758年),波斯與大食同寇廣州,劫倉庫,焚廬舍,浮海而去。」

唐肅宗接到廣州官員的奏報,雖然心裡面很氣憤,但也清楚此時大食兵早已遠走高飛,唯一能做只有遣使交涉,要求對方道歉。要去到嚴懲大食在廣州的商人,禁絕他們來唐,則會斷絕海外財路。所以唐朝思慮再三,啞巴只得吃下這個黃蓮。

廣告

發表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