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遺忘戰役】強悍西北軍吊打西夏 惜北宋滅亡蓋過光芒

北宋神宗時期,宰相王安石推行變法。後世史學家都對變法內容存在頗多爭議,然而有一點卻不容否認,王安石變法的最大成就不在政經,而在軍事。王安石變法針對西北地區展開軍事改革,西北軍隊擁有獨立指揮權與統兵權,士兵及將領質素隨著變法深入日益提高,漸漸扭轉了宋朝在對西夏戰爭上的被動局面。

王安石變法,的確為宋朝塑造出一支精銳之師,遺憾的是,因為北宋最終敗亡與王安石變法的是非爭論,這支精銳及他們的戰績,一直被後世忽略。

普遍論調都將公元1041年,西夏與宋朝締結和平條約,視為宋夏戰爭結束的界線。但史實中,當西夏開國君主李元昊在公元1048年病逝,宋夏兩國維持了約20年的和平,到宋仁宗在公元1063年去世,宋夏戰爭再起,這也成為了王安石變法的一個動因。

在宋朝新舊兩黨爭拗中,西北軍事改革成為新法中碩果僅存的「生還者」。宋朝始終將整頓西北軍務當作國策重點,政策很快得到回報。軍事改革後的30多年,宋朝與西夏在西北連年征戰,互有勝負,扭轉仁宗時代被動挨打的局面。甚至他們能主動出擊,與西夏硬碰時蠶食西夏戰略要地。在漫長消耗戰中,國力不及的西夏漸漸走向下坡。兩國在公元1097年,發生了「平夏城之戰」,西夏最終因遇到大雪人困馬乏,最終慘敗,處境也日益艱困。

當年,宋朝在當時西夏國土的好水川地區(今寧夏隆德西北)修築要塞,號平夏城,相當堅固。西夏隨即有反應,派遣四十萬大軍攻打平夏城,以此作為進攻北宋的跳板。不過,在之後的短短十三天,平夏城成為西夏軍人的墳墓。即使西夏圍困平夏城,配備攻城車等先進武器,但宋軍頑抗,令西夏裹足不前。西夏軍傷亡慘重下,宋將郭成趁機輕騎突襲,一舉殲滅西夏軍的指揮部,西夏四十萬大軍頃刻崩潰,宋軍乘勝追殺,大破西夏軍,此戰後,西夏軍被迫求和,宋朝的西部邊境暫時平靜了一段時間。

「平夏城之戰」是為金兵南侵前,西夏對宋朝最後一次大規模的軍事進攻,此戰宋軍的勝利,使宋夏之間的攻守徹底易形,拉開了此後宋朝步步為營,逐步蠶食西夏國土的序幕。在之後的20多年中,曾經猖狂的西夏人徹底變成了防守一方。而宋朝則開始了對西夏的一系列進攻戰。公元1119年,宋朝徹底奪取西夏的橫山地區,秦州變成內地,使西夏失去了防禦北宋的最後屏障。

宋軍取得對西夏戰略上優勢,即使西夏向宋國遣使謝罪,宋國亦一度表示不接納。如果不是遼國介入,促使宋夏「調停」議和,以及金軍南下,也許西夏滅亡以及北宋奪取河西地區,或許只是時間問題。

「平夏城之戰」除了北宋戰略層面來看,更令人驚訝的是宋朝西北軍強悍的戰鬥力。宋軍戰力一向被後世輕視,然而,平夏城之戰中,宋軍一方面延續擅於守禦城池戰的傳統優勢,另一方面更以最不擅長的騎兵戰來終極解決問題,是為宋朝軍事戰術中的一個突破,而這個突破,其實與北宋的西北政策有緊密關係。在平夏城之戰前,宋軍與西夏軍在西北地區互有攻守,奪取了不少產馬地區,為建立高素質騎兵軍團提供保障;同時王安石的軍事改革,也使西北邊軍的戰鬥力提升。

兩宋的外戰史,一向給人好的印象不多,而北宋後半段的西北爭奪戰,是其中一個焦點。一旦歷史真的有如果,北宋一旦有充分時間平定西夏,並利用河西地區的資源優勢繼續打造強悍的騎兵隊伍,或許整個兩宋的歷史有了另一種寫法。遺憾的是,西北軍力的強大,這是北宋軍事大戰略上有失誤。自從澶淵之盟以來,北宋戰略防禦的重點漸漸的西傾,東邊宋遼之間長長的邊境,基本處於不設防狀態,而一直為宋朝統治者所倚重的禁軍,也早已腐化,終於使北宋的國土防禦失重。

宋朝西北軍的強悍,也可算是北宋軍事中的另類。到遼國滅亡,金兵南下的階段,宋朝的北方防線不堪一擊,金軍很快便兵臨汴梁城,強悍的西北防線,則面臨金軍與西夏軍的兩面夾攻,最終被西夏和金聯手擊破,葬送大好西北形勢,也使王安石的心血付諸東流。值得一提的是,在北宋滅亡到南宋初立的這個大轉折階段,起重要作用的也同樣有原北宋的西北軍,南宋抗金名將吳階和岳飛的部隊中,都有大量來自西北軍的戰士,他們也在戰場上給金軍以沉重的打擊,證明了那支遠去部隊的輝煌與尊嚴。

廣告

發表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