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一八」事變前夕 關東軍多番事端蠱惑部署

今年是「九一八事變」88周年。日本法西斯為發動侵略戰爭,不斷製造事端,大肆渲染「滿蒙危機」,尋找藉口行使武力。在1931年9月18「九一八事變」之前,在1931年春夏發生的「萬寶山事件」和「中村事件」,就是最突出的事例。

「萬寶山」是長春的小村鎮,當時漢奸郝永德將盜租的農田轉包給無籍朝鮮人耕種,並在其他農戶耕地上開掘溝渠,惹起糾紛。日本遂出動武裝警察鎮壓當地農民,雙方發生衝突但無傷亡。其後,在日警武力保護下遭強行開渠,農民遭受巨大損失。日本侵略者在事件中顛倒黑白,捏造數百名朝鮮農民被害,釀成在朝鮮各地的排華風潮。

至於「中村事件」發生在同年5月,日本軍部派遣軍事間諜中村震太郎,侵入邊境偵察、蒐集情報,最終被中國東北軍捕獲後秘密處死。7月關東軍偵知此事,便將這一事件視為「解決滿蒙問題開端的絕好機會」。

當時,在中國東北的法西斯組織滿洲青年聯盟,派人前往關東軍司令部要求行使武力,還組成了「母國遊說團」,回日本拜訪政軍人物,舉行集會。日本各法西斯團體和右翼組織也召開聯合大會,叫囂解決「滿蒙問題」,「除斷然使用武力之外,別無其他途徑」。執政的民政黨也通過決議:「對於侵犯既得利益的行為,要毅然行使自衛權」。

至「九一八」事變前,日本侵略者煽動的侵華狂潮,已席捲日本列島。在1931年8月,日軍大將本庄繁走馬上任為關東軍司令官後,隨即發出訓示,表示「已下重大決心……應付多變之時局,共圖伸展國運之大業」。

接著,本庄繁亦會見關東軍的兩大支柱-第2師團長多門二郎中將和獨立守備隊司令官森連中將,-檢閱了以攻擊中國軍隊為目標的軍事演習。本庄繁亦明確提出,對於危害日本的「滿蒙」權益的「不逞之徒」或「有侵犯之虞者」,均應「主動採取斷然措施」,予以膺懲;並要求各部隊「萬一發生事變……要有必勝的決心和準備,不許稍有麻痺」。

到9月18日事變當天,本庄繁才回到旅順關東軍司令部。至此,關東軍已處於臨戰狀態。關東軍原計劃是於9月底發動事變,並按分工做好了準備。儘管關東軍的活動極秘密,但外務省已耳聞關東軍策劃陰謀,外務大臣幣原喜重郎為此向陸軍大臣南次郎提出質問,軍部中央決定派遣建川美次前往東北,「以防患於未然」。

對於軍部的意圖,一般認為是讓其「勸說」關東軍暫緩行動,但建川美次一向主張行使武力,也支持關東軍的策劃(美國學者甚至認為,建川作為昭和天皇的親信,是暗受天皇之命前去指導關東軍)。建川在臨行前授意給關東軍密碼電報:「事已暴露,必須立即動手。」

關東軍接到電報,即於15日午後召開緊急會議,對於是否立即動手,意見不一。到了16日凌晨至清晨時段,決定提前於9月18日發動事變。

1931年9月18日是星期五。日本在中國瀋陽製造「柳條湖事件」,悍然發動侵略戰爭。9月18日下午7時許,帶著「勸說」使命的建川美次到達瀋陽,但他並沒「勸說」。此時關東軍守備隊川島中隊已全副武裝出發。他們以巡查南滿鐵路為名,到達了瀋陽城以北的東北軍第7旅駐地北大營西南約800米的地方,當時這裡叫做柳條湖村。川島中隊到達後,幾名士兵南滿鐵路一側路軌的連接處安裝炸藥,大約於晚上十時左右點燃。

據後來滿鐵調查,爆炸只造成輕微破壞。關東軍卻別有用意:第一,避免造成列車阻礙或顛覆,防陰謀敗露;第二,關東軍只需在現場留守少數人員,可集中兵力進攻北大營;第三,可保證將鐵路及時修好,便於以後軍事運輸。

爆破後,川島中隊隨即趕赴現場,向駐守北大營的東北軍發起攻擊。關東軍再下達全面進攻的命令,安裝在獨立守備隊院內的巨型榴彈砲,開始向北大營轟擊,一場災難降臨瀋陽城。

廣告

發表回應